朱德庸

名人认证
2020年7月11日 20:52

27岁第一次听到 Rough boy 这首歌
描写的似乎就是我
在学生时代被无数学校退学转学再退学
但我从未在意也从未低头过
我就一直照自己的方式
喝酒 抽菸 跳舞 交女朋友
留着摇滚歌手般的长发鬼混
现在听到这首歌时
那些早已远去
我不再是那个少年
我成了一个很努力工作
想弥补那段被外界轻视的人
现在回想起来年少桀骜不驯的日子竟最让我怀念
人生的拼图似乎永远缺一块代䃼的空白
那片空白有的是从未得到过的
有的是曾得到过但却已失去

Rough boy —ZZ T0P

#我能拥有的就只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