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六岁的时候,被送到了我家祖宅地窖的那张“床”上,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我会在那晚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