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历史性决议,需要仔细研究和认真思考。可惜的是,大多数西方评论只关注权力的变化。这是对该决议历史意义的忽视。在我看来,此前只有两项这样历史性的决议,一个是1945年确认毛泽东的地位,一个是1981年确认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战略。我认为,在中国共产党整个一百年的历史上,只有三项这样的决议。换句话说,这些决议是不可轻视的。

从任何标准来看,这都是一份非同寻常的文件。它回顾了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以来跨越百年的历程和成就。世界上还有哪个政党会尝试这样的工作?美国的民主党?英国的保守党?尽管它们有时很成功,但它们的执政期有限,成就也明显不大。相比之下,中国共产党已经执政七十多年了。在这期间,中国共产党改变了中国,把它从半殖民地化、分裂和赤贫的深渊中拯救出来,使中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之一。中国共产党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政党,这是一个真正了不起的成就。

这方面的最大受益者是中国人民:中华文明作为世界历史上最成功的文明,在之前的历史中它的人民也从未享受过如此的福祉和繁荣。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中国共产党的精力、能力、雄心或智力活力正在减弱。通常情况下,西方政党在一两届任期后就会失去活力,特殊情况下可能会更快;而正如十九届六中全会公报所说,“中国共产党立志于中华民族千秋伟业,百年恰是风华正茂。”中国共产党没有任何明显的老化迹象。相反,它一直着眼未来。

公报中提到的未来几乎完全与中国有关。这提醒我们,中国共产党首先最关心的是中国自身的发展。这是一个持久的优先事项。公报中没有关于中国在世界范围内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或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的夸夸其谈,只有对中国未来的预测,即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和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提到中国目前国际地位的地方体现的是它的谦虚和克制:“我国外交在世界大变局中开创新局、在世界乱局中化危为机,我国国际影响力、感召力、塑造力显着提升。”

该决议的一个显着特点是它呈现的连续性。之前的两个历史性决议,即1945年和1981年的决议,都是在经历一段分裂时期之后产生的。最新决议则非常不同。它以压倒性的积极姿态肯定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时期,从而非常恰当地提出并强调了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基本连续性,不管在这一过程中可能有什么失误和错误的转变。事实上,唯一的批评意见是在论述领导层面临挑战时出现的,“解决了许多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难题,办成了许多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腐败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毫不奇怪,决议充满巨大的自信。不管存在什么问题,而且就算这些问题是巨大的,中国仍旧正站在也许是其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历史时期的开端。这种自信的核心是这个国家在过去70余年里取得的非凡成就。有一种新的团结一致、凝聚力,和对决议描述的“社会长期稳定奇迹”的自豪感。这幅图景与西方对中国治理的描绘形成鲜明对比。西方不断强调镇压和威权主义,可以说是在面对中国莫名崛起和非凡成就时,一种自欺欺人的看法罢了。

这还不仅仅涉及治理问题。长期以来,中国治理被西方所非议,但从全球视角来看,中国治理终于进入成熟期。西方曾经以为,改革将不可避免地导致采用西方治理模式。现在很明显,这是一种幻觉。正如公报所说,“党领导人民成功走出中国式现代化道路,创造了人类文明新形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西方资本主义的另一种说法,它是一种新的模式,并以其成就,现在正需要世界的关注。#六中全会上的这些细节让人心潮澎湃#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