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外佣中介无王管 - 葛佩帆 立法会议员

现时本港外佣达35万名,于支援家庭照顾与释放妇女劳动力有举足轻重角色,惟《职业介绍所实务守则》并未对外佣中介从业员作出专业牌照监管及培训,以致服务质素良莠不齐,加上疫情下外佣变得抢手,更衍生聘请成本上涨及部分外佣为求高薪跳槽故意博炒的情况,僱主随时变苦主。

儘管政府过去推行多项措施,包括延长外佣现行合约的有效期限和外佣再度延后返回原居地的申请,监察中介的营商手法,及制订外佣跳工个案的巡查和调查指引,但成效不彰。

笔者昨日于规管外佣中介的议案指出标準僱佣合约(ID407)已不合时宜,令僱主无所适从也欠缺保障,例如合约第17条款:该佣工已接受有关其是否适合担任家庭佣工一职的体格检验,其医生证明书亦已出示给僱主审阅。当局并没有就「适合担任家庭佣工一职的体格检验」提供统一标準,有不少僱主表示,他们在外佣到港后才发现外佣有长期病患,甚或怀孕,未能履行职务,但仍需负担医药费用。此外,现时聘请外佣程序欠透明度,无良中介乱收手续费,难怪被人诟病政府「重外佣,轻僱主」。

政府应检讨标準僱佣合约,釐清合约条文内容,避免因部分条文用词含糊,让不法的外佣中介或外佣利用灰色地带向僱主提出苛索或无理要求,或刻意隐瞒健康状况。政府亦应订明外佣中介可收取费用的项目,并要求它们清楚列明项目的收费,以杜绝不良中介巧立名目或坐地起价,亦需研究设立一套针对外佣中介服务的发牌规管制度。

本港外佣问题多多,包括供不应求、检疫酒店不足、疫情期间聚集等急须解决,冀罗局长不要遇难避事!

东方日报 仗义执言

#葛佩帆# #无良外佣中介无王管# #外佣# #葛佩帆[超话]#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