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义执言:医生霸权 - 葛佩帆 立法会议员

立法会日前大比数三读通过《2021年医生注册(修订)条例草案》。修例通过后,在认可医学院毕业的港人医生将可免试经「特别注册」途径返港执业,完成专科培训后,或本身已是专科医生,在公营医疗机构做满5年并获僱主满意,可正式注册及私人执业;若持专科资格的非港人,以及现时有限度注册医生都可加入特别注册。

笔者作为法案委员会主席,欢迎修例放宽引入非本地培训医生。本港目前医生人数不足,立法会几乎每年都讨论医疗问题,例如医护人手及病床不足等事宜,一直都未能解决;惟医学界多年来称香港有足够医生,拒绝输入海外医生,令人质疑少数业界属「医生霸权」。

香港医疗资源短缺,疫情前公院人满为患早已屡见不鲜,新冠疫情后医疗负担更趋紧张。据食衞局公布,香港目前每1,000名人口仅有两名医生,远远落后于新加坡(2.5名)、日本(2.5名)、美国(2.6名)、英国(3名)和澳洲(3.8名)等先进经济体。而《香港医疗人力规划和专业发展策略检讨报告》则推算至2040年本港欠缺达1,949名医生;而公营医疗界别方面,推算医管局至2040年出现960名医生短缺。

医生人手不足,影响服务质素,病人轮候急症或专科时往往亦只能徒然心急。资料显示,在各个专科中,需求极殷切的内科、眼科和矫形及创伤外科的例行类别个案轮候时间最长,分别为133、123和119星期。部分病人因为延迟医治,结果病情恶化。

现在全球都缺乏医生,各地展开了医生争夺战,倘若条例草案为更多专业、专科境外医生来港设立不必要的关卡,就不能纾缓市民求医难的问题。部分本港医护人士或团体以「专业自主」为挡箭牌,表示忧虑香港医疗水平如何可维持下去,却间接成为阻碍香港进步的障碍。

当然,要解决本港医疗系统的弊端,就要从根源解决问题。除了医生荒问题,政府估计2040年普通科护士会出现5,060人短缺,是次法案的修订不能完全解决相关问题。此外,床位及医疗设施不足亦是构成公营医疗机构轮候时间过长的原因之一,政府要认真解决医疗问题,真正急市民所急。

#葛佩帆##医生霸权##引入非本地培训医生#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