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为自己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北京殊无感情,却在偶然提及时红了眼眶,甚至都不是一个关乎煽情的场合。是他收到老同学的消息贺喜,我随口问了句人家现在在哪呢,他说应该是在北京吧,我突然就怔怔地落下泪来。是产后激素波动的缘故吧。

从上大学后开始一个人往外跑,以为我喜欢的是小桥流水,是时令菜式,是白墙黑瓦,是西关大屋,是苍山洱海。大约我想逃离的,是永远不畅的公路和地铁,是到哪里做什么都排大队,是难吃得皱眉的餐厅,是拥挤和不自由,而我怀念的,是后海西山,旧雨新知,红楼飞雪,那些熟悉至刻骨的气息,和每个街角开启的往日时光。

来瑞士以来每年冬天雷打不动地回去,很久没见过其他季节的北京,这两年连冬季也无缘得见了。

再见青春,永远的故乡。
🍂 http://t.cn/R0kjFpp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