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在微博说五年日记本,说起物理学家刚来瑞士时定下的小目标,其中一条是“发一篇大文章”。
几经波折,这篇文章终于发出来啦。他还为此写了一篇简短的科普,介绍研究成果。原文见🍎。

说起来,我一直不知道他在研究什么,别人问起来,只得“物理”两个字,再详细了,就是“激光器”,除了他老板是本领域的开拓者,知道几个缩写单词,别的一无所知。
我离他的科研最近的一次,大约是某次去他办公室时玩心大起,在身后的白板上画了只小猫,从面积看,也可说是大猫。后来他不仅在演算时避开这只猫,让它在白板上留驻了许久,还允我把当时的照片放进他博士毕业论文的封三,一个小小彩蛋。
尽管论文封面是我做的,但一直到昨天,才真正第一次了解了他在研究什么。那篇小小的科普文,我反复读了好几遍,修改了好些遣词造句,他写得足够通俗易懂,让我这样高考后就彻底告别物理的人都能一窥其中的巧思和惊奇。

段永平对他的观念和原则影响很大,“发现错误马上改正,再大的代价都是最小的代价。”“坚持做正确的事,简单但不容易。”“本分的前提是对自己诚实。”“Fast is slow.”无论是投资还是科研,老段的语录被他反复琢磨实践。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的寒暄开场白是“感觉你们学物理的都好聪明。”他说,哪儿啊,没有没有。后来的我们似乎一直是这么想,我觉得他好聪明,他觉得离聪明还有十万八千里;但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我也知道能造就今日的他的一切里,聪明大约是最不重要的因素。
认识彼此近九年,初见时天桥上匆匆一瞥,谁会想到能有今天?每个平常的日子里,都盼着今后岁岁年年,都能如此。 http://t.cn/R0kjFpp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