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ost

2022/05/20
今天是68天来我第一次出小区。
时常为4小时。
给保安看了核酸码和昨天领到的出入证,我跨过大门警戒线径直走到了小区对面的马路上,我在马路中间站了好一会,享受了一下特殊时期的特殊待遇,往常我这样站在路中间肯定早就被车喇叭轰了。
我在一个便利店门口扫了一辆小黄车,小黄车被呈直线一字排开摆放在各个关闭的店铺门口,看起来是当“黄线”用了。

我戴好耳机,打开手机里的音乐,就跟往常上午去健身房的路上一样,我开始沿着虹桥路往水城路方向骑,沿途三三两两擦肩而过的电瓶车绝大部分都是外卖小哥,几个休闲打扮的行人大概情况跟我差不多,目光对视的时候,那感觉就跟我第一次在鸟不拉屎的英国乡下某个鸟不拉屎的村里散步迎面看到行人时那种心情一样,1?这里有个人?

往日熙熙攘攘的水城路只看到几个穿蓝色防护服的人影,路口一家被红蓝相间防水布围起来的水果店角落里倒是围了几个人,他们一边翻手机一边熟练的从防水布后面伸出来的一只手上接过香蕉,苹果……西瓜,我把脚蹬在路边的栅栏上饶有兴致看了他们一会,一个外卖小哥一边把西瓜往电动车上装,一边抬头向我这边看来,眼里满是戒备和冷漠,我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于是踩着自行车继续朝前蹬了出去。

骑到仙霞路我向两边东张西望了一会,这条以美食街着称的街道两边店铺大门紧闭,偶尔看到几条红色横幅挂在门口……提醒大家非必要不出门,出了门不要超时,我已经没有兴致再往前骑了,于是掉过头重新上了虹桥路,右手边那些上亿别墅小区门口绿化带里的野草也已经长得比我人还高了。

到了龙溪路我左拐右拐在一家进口食品小店门口停了下来,群里说只要你瞧三下玻璃门,老板就会让你进去,我敲了三下,玻璃门门帘后露出一双眼睛,他看了我一眼用手向旁边指了指,边上有个小门开着,我跟接受到某种暗号一样快速钻了进去,心脏砰砰跳,这是我第一次买东西买出了在街头进行D品交易的紧张感,
只可惜货架上的物品已寥寥无几,老板说货进不来,存货也卖的差不多了,我在货架来来回回看了几圈,最后拿了袋面包和一根冰激淋。

我一边吃着冰激凌一边继续蹬自行车,骑到虹井路看到有警察在拦快递小哥,我装着没看见继续向前,在路口被两个穿白衣服的拦了下来,其中一个声音很严厉,问我有没有通行证?我问什么通行证?然后问他们是谁?可以把证件出示一下吗?白衣服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问,明显愣了一下,瞬间语气也缓和了一些,于是把背对着我顺手指了下后背上的四个字,闵行防疫,并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前面逛逛,白衣服说对面是闵行,你这是长宁区,过去需要通行证的,我说了声,哦,没有再接话,68天没出来,谁知道在上海跨区还要通行证。

手机这时候突然响了起来,是Peter打来的,他说离12点还有20几分钟,你要要赶紧回来了……我看了一眼手机的右上角,11:25,于是开始往回骑,到了小区门口,发现门口蹲了一堆人,门卫一边让我扫码,一边问我是不是去盒马回来的?是的话就跟他们一样先等会,盒马回来的人现在还不让进,我说不是,心里暗自庆幸辛亏昨天没要那个什么狗屁购物邀请函,不然还要等在外面,这都下雨了。保安听到我说不是开始朝我身上喷酒精,先喷腿,再让我转过去喷背,再让我抬起脚碰鞋底,做完这一流程后,他侧开身子,放我回到了警戒线里。

ñ3164
643
165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