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分享,有共鸣

野猪问题应该是科学问题,智力问题,如今居然成为社会争拗的重点,这可证明了今日香港人的智力到达哪一地步。

要政府不去动野猪,首要条件,是市民不打电话去投诉。或许我们应该反问:如果市民致电投诉,警方可以不去处理市区的野猪吗?莫非999可以耐心劝说市民:「野猪无害,你应与他共存吗?」

那些保护野猪的人连这简单的问题也解答不了,便来批评政府,这可不是智力问题吗?

要知道,香港是有名的投诉之都。不久前,警方致电给我,说我的车子禁区落客人,要求我提供司机资料。

我说:「这是公司车,使用的人有好几个,我真的不知当天是谁开的,我试问一下吧。」当然了,试问一下,需时甚久,警察显然想快快了事,于是求我,说反正是罚款,也不扣分,倒不如认罪了事。我为免添他麻烦,也就从「善」如流。可是,这也证明了香港人究竟有多喜欢投诉。

其次是野猪有无害的问题。的确,我承认,如果你不去招惹野猪,牠们是不会主动攻击人们。可是,大家似乎忘记了,大部分的野生生物,只要你不去招惹,都不会攻击人类,这包括了:眼镜蛇。

事实上,所有人间居住社区的设计,不可能与野生动物共存,只是如果数量少,就勉强可以忍受。然而,只要不去管,积少就会成多,这好比加州不去管小劫匪,劫匪就会几十人、几十人的大批去抢劫,这是必然的后果。

香港人作为世界上最恶名昭彰的麻烦制造者,最混胀的是做坏事从来不认账。从当年反对「八万五」引致今日的楼宇供应不足,指轻铁是大白象工程却漠视它现时天天爆满,假如有一天,野猪横行,到处为患,今日纵容野猪的人将会调转枪头,反过来骂政府,这是港人的惯例。

#杰克的沙雕情感天地[超话]#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