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个原因,读者太弱了。现在周作人的文化杂文,拿来就能读懂的读者,比例也就百分之一吧。书名、人名和引用就把他们整晕了。

很显然,写日本的文化杂文,至今与周作人还差十万八千里,文学性赶不上也就罢了,知识性也赶不上。关键原因显然不是日语没周作人好,或在日本待得没周作人久,而在于现代日本研究者或旅日写手,其中国古典知识不及周作人百分之一。 ​

ñ37
6
22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