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重要的是,两者都未受意识形态化传统叙事的影响。前者足够老,根基扎实,大风大浪不动摇。后者本就在圈外。//@在日本寻找中国:古典文学普及性讲述,周汝昌和宇文所安都特别棒。前者是内在视点,从深厚传统里走出来,加上旧戏剧和天津人相声功底,正统而不老套。后者是外部视点,新颖有趣,发人深思。

历史分期有时很随意,上下限相差一二百年很正常。宇文所安在一部中唐文学论文集中,将中唐和韩愈生平直接联繫起来,起自韩愈中进士的贞元六年(791),终于韩愈逝世的长庆四年(824)。他还在《剑桥中国文学史》中,将「文化唐朝cutural Tang」设定为650~1020年,直到大宋开国五十年后。社会文化发展和改朝换代是不同步的,按朝代做历史分期太简单粗暴。

ñ12
1
14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