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vc表态那会儿,感觉毕巴不差钱

毕尔巴鄂的困局

随着即将步入年末,所有俱乐部都在紧锣密鼓的为明年的预算进行评估。一直以来,以不差钱形象示人的毕尔巴鄂竞技,如今也在钱的方面愁眉不展。

根据毕尔巴鄂竞技董事会中的会计师德拉斯富恩特斯(Jon Ander de las Fuentes)的财务明细表可以得知,2020-21赛季,毕尔巴鄂竞技俱乐部亏损达到了2540万欧元——这一数字,甚至已经是动用俱乐部“储备金”之后的结果。为了填补亏空,比斯开俱乐部在去季从过往买卖球员的“金库”中,拿出了2000万欧元进行平账。

德拉斯富恩特斯透露:由于疫情的情况,俱乐部损失了来自于门票与会员的收入,俱乐部在去季最终无缘欧洲赛场也意味着在成绩上,也无法为财政贡献太多。

德拉斯富恩特斯在采访中阐述的一个槽点值得关注:俱乐部已经13年没有自愿抛售过球员了。过去的“知名”转会案件中,哈维-马丁内斯、拉波尔特、凯帕等球员的转出,均采取强制激活违约金的方式。比斯开俱乐部上一次自主出售球员,还是2008年夏季的阿杜里斯——这名俱乐部传奇球员在那个夏天以600万的价格加盟皇家马略卡。事实证明,这次转会是一次三赢的交易。阿杜里斯在马略卡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与海岛球队互相成就,而毕尔巴鄂竞技也在这次交易中回笼不菲的资金。

自此以还,比斯开俱乐部在转会方面走上了“一根筋”的死胡同里,或许是碍于面子与可能的未来回归条款,即便是不具备在俱乐部效力的球员也是采取“友好分手”方式,对于他们的转会,除了象征性加入回归条款之外,分文不取。因而,在本赛季制定的预算中,我们可以看到只有300万欧元来自于转会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供养球队的成本水涨船高,若以十年为一个节点作为对比,2021年供养球队的成本比之2011年增长了一倍有馀!具体到账面上,2011年一线队、B队、女队开销加起来不过4310万欧元。如今,成本已经飙升至9100万。这一数字意味着什么?每10欧元中,8欧元是用来供养这些人员的。

转播层面,俱乐部也要为近年来糟糕的战绩埋单。本赛季在转播方面的收入,预计有1470万欧元的下跌。

在这样的计算下,本赛季毕尔巴鄂竞技依旧面临着不可避免的亏损——纵使已经将提取“储备金”填补亏空的前提下,比斯开俱乐部依旧会有530万欧元左右的赤字。

面对如此窘境,毕尔巴鄂竞技提出了一个胆大的设想:即将举行的大会上提议,每名会员分摊120欧元,命名为COVID会费。翻译过来即是:我,俱乐部,打钱!

为了应对这种空前的财政问题,在不远的未来,我们不排除会看到毕尔巴鄂竞技主动向外兜售球员,甚至将新圣马梅斯球场冠名之类……当然了,冠名这种事自然是要会员投票通过,贩卖球员更加实际一些。

下附毕尔巴鄂竞技财政收入、支出明细

ñ22
4
10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