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好朋友的丈夫是个警察,后来有次在枪战中死了,刚一开始媒体都把这事当成悲剧在报道。后来可能大家都对这个角度有点烦了,所以几天后媒体的风向就变了,开始报道我朋友到底能拿到多少保险理赔。因为他们侧重的角度不一样,故事就完全不一样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看过电视。” ​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