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李阳早些年专访以后我觉得给我是有一些冲击性的,并不是他那句“孩子和家庭只是我的试验品”而是他讲述自己清晰了解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时候,我觉得很可怕,他很清醒,他对自己的认知也很清晰,他了解自己,他很聪明也很诚恳,但是他很笃定自己的价值观,他不觉得自己的价值观正确可是他觉得实用,他知道自己的问题可他并不觉得不改不行。他知道自己病了但是他没遇到自己想要的药,我觉得他所说的可能代表一大个群体,但托词是大家都这样,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因为有利在其中,所以自己不是受害者就好。
很扭曲的价值观,也有理有据,这就挺可怕的。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