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中美高层会晤,看点很多,关于翻译,特别是口译这一职业成了讨论的热点。我也看了一些相关的视频,想起了我有限的几次经历。
 
有时候就是那么吊诡,我学了四年的英语,一次口译的活都没接过,除了大三的一学期口译课,我就再也没有接受过类似的训练。倒是在智利这几年,我接了好几次口译的活。
 
我不是西语科班出身,仅仅只是工作生活在这里,耳濡目染,西语水平基本满足了我这两项的需求。
 
抛开平时帮一些当地朋友跟律师会计沟通外,我第一次做比较正式的口译是去一个电厂,帮来自中国的工程师跟厂区的工作人员沟通。刚开始,我特别没底,智利公司找到我,相互聊了聊,他们就定下来了,我还是比较担心的,但是想到收入比我上课高,我不禁又心痒痒,然后外方也觉得没问题,索性那我也别患得患失了,那就上吧。

整个过程并没有那么的正式,毕竟,有时候碰到没听懂的,我能多问几遍,工程里的术语,我能停下来先问下。毕竟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对方明白彼此,把意思沟通到位,尽管我不能完全准确地表达,但基本达到了预期效果。两方都满意,我也挣到了钱,这是一次愉快的经历。
 
后来有一次去一个海鲜厂,外方提前两天找到我,说要干嘛干嘛,然后也没有多余的信息,我说我能不能去看一次,让我先有个底。我以为是跟上回一样,中方来了一些考察人员,我帮忙翻译下,结果不是,是要开个视频会议,然后先带我熟悉了下厂区,就没别的了。。。我本以为是跟他们的合作方沟通下后面的买卖,结果到第二天傻眼了,是一个巨正式的国家级官方机构,还好他们那边有专业的翻译,我只负责他们厂区的一些基本介绍。总体上是完成了任务,但真的很紧张,搞完人都虚脱了。
 
最紧张的一次是武汉跟康塞的疫情防控经验交流会,这边又找到我,我一听懵了,这我完全弄不了啊,可外方又觉得没问题,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幸好我们国内是有充分准备的。不说过程了,总之完之后,他们主任还挺满意,反正完成任务了,但是对于我来说,真不是愉快的经历,首先水平根本应付不了,完了给我紧张得腹泻多次。。。这钱真的不好挣。。。[衰][允悲][加油]
 
有了这几次的经历,我多少能体会一点儿口译员的感受,像有人在杨主任发言的视频下留言,说翻译漏翻了一句话。我觉得在那个场合下,这太正常了。我这几次的经历给我最大的感受是,为了翻译的即时性,多少是会在精准性上打折扣的,经常是一方说完,马上就得跟进,是不能有任何等待的。结束了之后,平静下来,我自己都能想起来,为了速度跟上,我漏翻了这儿漏翻了那儿。。。像有些网友留言,说这里翻得不好那里有瑕疵,发音也有问题。。。唉,说什么好,这年头,有了键盘就有了高手啊。。。[衰]
  http://t.cn/Rqz8OXs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