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迹://@M大王叫我来巡山:是一个尽职尽责为底层百姓提供法律帮助的律师,一个认真普通的年轻人,也是一个好人//@吃瓜群众CJ: 为他难过,还那么年轻的生命//@真实故事计划:“每次薛伟幸从法院回来,脸上总有几分疲惫,但他总安慰村民,‘不要慌,我一定给你们办成。’

【独家|#死于枪击的青年律师#:二本毕业,工作努力,曾为村民打官司】9月13日上午10点左右,一个47岁的中年男人持自制土铳,走进高照律师事务所新竹路上的办公地。律师薛伟幸倒在枪口下,救护车很快赶来,有人看见他穿着格子短袖,一只手垂在担架外。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身亡。这位青年律师薛伟幸,在从业五年里,他处理了200多起官司,很多是鸡毛蒜皮的民事纠纷。如果没发生这件事,他还是律所一条街上那个普通人,要么工作,要么回家。

作案动机与枪支来源警方仍在调查,目前通报称,“雷某因纠纷对薛伟幸不满遂行凶”。据裁判文书网,有四名男子跟雷某干工程,但钱没拿到,寻求法律帮助,代理律师之一就是薛伟幸。2020年,四名原告向洪山区法院提出诉前财产保全,请求查封、冻结雷某财产,用以偿还欠款,获得法院支持。今年,因欠款迟迟未还,法院强制拍卖雷某的房产。

这个47岁男人雷某的人生,像是薛伟幸的另一面。薛伟幸生长在甘肃黄土高原腹地,是村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2015年毕业于湖北经济学院,这是一所二本院校;2018年,他加入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不挑案子,不混圈子,是薛伟幸留给律所同事的印象。在同事陈立群看来,他的生活甚至有些单调,同事们约着出门吃饭、唱歌,他很少参与,“要么工作,要么回家。” 他们聊的最多的就是案子,很少提到职业理想“这种虚的东西”。

薛伟幸的工作地在新竹路3号,门店招牌写着“法律维权服务中心”,这是一个面积近20平米的地方,两张白色的大办公桌前后摆放,屋内光线不大好,后面那张桌子终日开着台灯。73岁的老赵因为土地征收不合理将村委会连同区政府等告上法庭,薛伟幸是他的代理律师。每次薛伟幸从法院回来,脸上总有几分疲惫,但他总安慰村民,“不要慌,我一定给你们办成。” 今年8月,案子正式被省高级法院受理,但薛律师等不到开庭了。

洪山区法院每年审结近2万起案件,其中不乏重大刑事案件,但更多的案件看起来鸡毛蒜皮,却是普通人生活中难以逾越的大山。被汽车剐倒的外卖员,丢了工作也没拿到赔偿;老太太财产被子女瓜分,孤苦无依;还有辛苦一整年没拿到钱的工人。不是每个律师都有机会接触大案、要案,但受委托人邀约解决纠纷,维护权益,是过去五年里,薛伟幸每天都在做的事。

开枪男子雷某,是武汉本地人,家境富裕。他从小就“拐”,武汉话是脾气火爆的意思,雷某年轻时开着家里的豪车撞过警车,夜晚拖着长刀在村里游荡。2010年逢拆迁改造,他抓住机会,成立了家建筑公司,承接拆迁工程。大约从2016年开始,他的公司开始出现困难,和他一起长大的许家俊说,“他欠花山很多人钱,50万、100万都有,大家都自认倒霉,不敢让他还。” 也没人能确切说清,他是什么时候开始染上赌博和吸毒的。

命案发生不久,新竹路恢复了日常。行人来来往往,偶尔有人停留叹一句可惜。有快递小哥受人之托送上鲜花。更多的人摇头噤声,“杀人案呢!不敢说。”路旁的烧烤店、盖浇饭、河南烩面重新燃起熏人的烟火,足疗店老板举着话筒唱歌拉客, “大酬宾,肩颈加泡脚19块9!” 律所照常营业,除了那一家。#洞见计划#http://t.cn/A6M4XJKZ

ñ4.1万
1218
1.1万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