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只是一个生了病的人,他们不是病毒本身,他们需要得到的应该是关心,而不是指责和谩骂。

#绍兴疫情# 绍兴人的流调报告,为什么让我们禁不住流泪?

01
12月1日的时候,一个男孩感染新冠,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外地赶回绍兴,参加奶奶的葬礼,由此感染了参加葬礼的其他人,其他人再传染其他人,300多人不幸“中标”。这起感染事情,让很多网民唏嘘不已。网民唏嘘的,并不是300多个人被感染了,而是这300多个人的流调报告。为何唏嘘?因为大家从这些流调报告里,看到了自己的“真实人生”。

02
比如“49号病例”。他今年52岁,是一位出租车司机,住在上虞城中村里。连续好多天,他都从清晨6点开车到次日凌晨2点。然后回家小睡一会,早上8点又去菜市场买菜。

03
比如“48号病例”。她是一个57岁的阿姨,在可可米游乐园做保洁工作,一周有6天,她的行程记录都是:“9时到21时在可可米游乐园,其余时间未外出。”仅有的休息日,也只在超市和优衣库逛了一圈。

04
比如“38号病例”,这个阿姨应该是在生鲜市场摆摊,她每天都是凌晨两三点钟就出发,去批发市场进货,因为这个时间点去才能挑到好货,好货才能卖个好点的价钱。她一天几乎都没有休息,一直要忙到傍晚18点过才回家。

05
比如“39号病例”。这个35岁的男人,应该是菜市场经营户,他每天的行程,几乎都是“三点一线”,12月2日至8日这7天里,他每天的行程轨迹都一样:早晨5时到大通菜市场,一直忙到中午12点过,然后回南源村家里吃午饭,吃完饭又回到菜市场,忙到18点才收工回家。

06
关于绍兴流调报告,作家王耳朵一段话总结得特别好:“绍兴100多份流调报告里,几乎所有人,都过着一成不变的辛苦日子。家,快餐店,菜市场,工作地点,构成了他们生活的全部画面。这一个个看起来枯燥的日常轨迹,凌厉地揭穿了普通人最真实的生活:赚钱、养家,去固定的地方,面对固定的人,为了维持柴米油盐的平凡生活,努力却狼狈,就像我们每个人一样。只是无常找上了他们,放过了我们。都说人生百态,可流调折射下的成年人生活,又好像分明只有一种模样:每个人都活得那么枯燥,可每个人又都在那么拼命地活着。”

07
绍兴流调报告为什么让人唏嘘,因为我们绝大多数人,几乎都过着绍兴人这样的生活。点开微博,随处可见艰辛:“前几天在医院排队缴费,前面一个老人背上一个包,里面全是馒头,然后把成沓的钞票递进收费窗口。那一刻真是百感交集,众目睽睽下眼泪止不住。”
“上周去医院帮小叔办事,他是个尿毒症患者,我以为他已经很难了,后来中午在医院食堂吃饭的时候,坐我对面一个大爷,吃着俩馒头蘸窗口免费辣酱,然后问我:姑娘,吃不完可以给我吗?我噎得说不出话来。”
“坐标郑州北四环,今年六月花了几万块钱接了个小店,打算好好经营,结果开业不到一月就遭遇暴雨洪水,生意刚好点疫情又来了,好不容易都扛过去了,结果我爸又出车祸腿骨折了。我老公扛不住走了,只留我一个人家里店里两边跑,2021年真是太难了。”
…………
我们,又何尝不是绍兴人呢?

08
我之所以提绍兴流调,其实并不是想说“艰难”这事,而是想说:我们大家既然都活得这么艰难了,就不要再相互伤害相互为难了。
前几天协和医生Do先生,在微博上说起了一件事,“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对新冠患者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曾经出现新冠患者,大家都在关心有没有床位,能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康复得怎么样。但现在出现新冠患者,大家就认为他有罪似的,流调一出来,就开始骂了,感染新冠还去这么多地方,扒他的姓名、住址、电话。其实除了恶意乱跑的人之外,大部分人并不知道自己染了新冠,之所以去了那么多地方,也只是正常的生活轨迹。他们只是一个生了病的人,他们不是病毒本身,他们需要得到的应该是关心,而不是指责和谩骂。”

09
协和医生Do先生说的这事,我真的是太心有戚戚了。上个月我们小区就是,有位女生出差感染了新冠,结果好多人在业主群骂她,“能不能不要到处乱跑,现在弄得我们都被隔离了,你一个人害了我们整个小区,真特么是一个祸害。”对比去年,人们对新冠患者的的态度,确确实实发生了巨大改变。
现在谁要是不幸感染了新冠,几乎注定要被骂得狗血淋头:“我们小区的,20年还是志愿者,为小区做了很大贡献。然后这次因为工作去了嘉峪关。属于密接了,然后小区群里面各种谩骂,辱骂他辱骂他老婆,骂了两三天。”
“我们单位有位女同事,不幸感染了新冠,行程显示那段时间,她频繁往返于自家、娘家和婆家之间。她经常去娘家,是因为母亲病了。她经常去婆家,是因为孩子太小,要放在婆婆家照顾。但很多人都在网上骂她,说她简直就是本地毒王,凭一己之力封了三个小区,她家和娘家的房号,都被人肉出来了。”
…………
我们对新冠患者太不友好了,他们又不是故意感染的新冠,他们只是像绍兴人一样,为了维持柴米油盐的平凡生活,而出了一趟差,而进了一次货,而开了一趟车,而去了一次菜市场,而参加了一场葬礼,就不幸感染了新冠,这有什么可被指责的呢?感染新冠的大部分人,其实都跟我们一样,都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人,只是无常找上了他们,放过了我们而已。

10
我们不仅歧视新冠患者,作为底层老百姓,我们还经常互相伤害。前几天看过一个视频,也是让我非常感触。就是云南一位卖烤红薯的老大爷,跟一位卖炒饭的女子发生了冲突,因为争摊位的事情。女子见老大爷的生意,比自己的生意好一点,就想让老大爷搬走,可老大爷不愿意。女子就用脚猛踹老大爷,嘴里一个劲地喊道:“你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看到这一幕我就想:这又是何必呢?这两年世道悲苦,我们都活得那么不易,都活得那么艰辛,何必如此相互伤害、相互为难呢?

11
前几天大V河森堡讲了一事,让我挺感动的。河森堡去一个写字楼办事,进门刷健康码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哭声,哭声来自一位外卖小哥。小哥要把外卖送给写字楼某位客人,但客人却死活不接电话,小哥就问保安能不能进去,保安:“有规定,外卖人员不能进。”小哥:“那我搁门口窗台行不行?”保安说:“不行,一转眼保洁就给你收了,你还是等会吧。”小哥:“等不了,系统死命催着呢。”保安:“那我也没办法了。”小哥进不去又走不了,完全陷入死局,于是情绪崩溃,就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河森堡就走过去跟外卖小哥说:“你给我吧,我帮你在这等会。”小哥抬头看着河森堡。河森堡为了让小哥放心,说道:“我把我手机号码留给你。”小哥赶紧将外卖递给河森堡,手机号都没要就跑了。河森堡等了一会,那个订外卖的客人就来了。将外卖给了这位客人后,河森堡开始想一个问题:我为什么要管这件闲事呢?想了好一会他终于明白了:“应该是出于一种潜意识里的悲观,指不定我自己有一天,也会面临外卖小哥类似的困境。我看着好像是帮助别人,其实是在同情某个未来中的自己,那种进不去等不及又走不了的困局,一想起来,我就在冷风里打起了哆嗦。”

12
河森堡说得真是太好了:指不定我们自己有一天,也会面临外卖小哥类似的困境。我们看着好像是在同情和帮助别人,其实是在同情和帮助某个未来中的自己。网上有一个问题:被疫情偷走的这两年,你学到了什么?如果让我来回答,我会说一句话:“只有守望相助,才能共渡难关。”前几天,医生陶勇在一个分享会上,谈到了他对“人生海海”这个词的理解:“大海里的每一滴水,虽然都微不足道,但都无比坚强。因为它借靠着大海的辽阔和广阔,可以抵御一切风浪。”是啊,微不足道的我们,只有紧紧地拥抱在一起,才能够抵御滔天的风浪。
最后,把刘瑜的一句话送给大家:“人道主义的起点,就在于一个人面对另一个受苦的人时,心里会咯噔一声:如果我是他呢?”这两年大家过得真的是太不容易了,疫情一茬接着一茬,灾难一波接着一波,所以作为底层普通人,我们更要彼此善待。希望我们心里时常都会咯噔一声,多一点相互成全,少一点相互为难。

#微博新知博主#

ñ15.6万
5542
5.5万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