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荀夜羽:打穿真实结局是你在车上睡着了,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一个破旧的老屋里,你吃了一惊,但马上发现男朋友躺在你身边抱着你睡着,你松了口气想摸摸他的脸,一抬手,锁链一响……

我要是写个中式恐怖游戏脚本,我就写女主角和男朋友,跟男朋友的好兄弟A去A的农村老家玩,顺便帮A搬家。到了了解到A家还有七八个兄弟姐妹。A的父亲是个笑容憨厚的农村汉子,但A家的猪圈里有住过人的痕迹、还有一条令人在意的铁链子。不仅如此,整个村空了七八成,剩下的几家也都在搬家,人们像是提前感受到灾害而躁动不安的动物,可询问下来,大家都是因为个人原因离开故乡。
女主角一路上有很多提问选项,每次都问到疑点,才能可能打出逃生结局,比如听说A有猪崽一样多的兄弟得感到疑惑、没见到A的母亲和遗照得觉得有问题等。
夜色降临,看起来普通平静的村庄开始弥漫不详的气息,A和他的兄弟以及父亲变得惶惶不安,他们提醒主角,一定要关好门窗,夜里不要离开房间。
半夜,惨叫响起。
这个村子里似乎有鬼,又或许有什么择人而食的野兽。
A家的人一个又一个惨死,连主角和男朋友也多次遭遇危险、被袭击。
主角几次跟“鬼”面对面,判断出她是一个穿深色衣服的女性,她力大无穷、痛下杀手、冷血无情,而且很古怪——她没有牙齿。
各种线索接连浮现,主角可以选择单纯地对抗“鬼”,又或者一边对抗一边调查。
不调查一定会死。只看到眼前的愤怒与仇恨却忽视仇恨产生的原因,结局就是在仇恨和对抗中稀里糊涂地死掉。
如果选择调查,主角最终会发现,这些村民嘴里的“鬼”大概率是个人,是A那位“已逝”却连遗像都没有的生母。她当年被同学父亲的家人“捡回来”,“结了婚”,一个又一个生孩子,因为有“暴力行为”确诊“精神病”,二十几年都被锁在猪圈那根铁链上,牙齿也被拔光……
有一次她“攻击”A,A父亲“一时失手”把她打得停止呼吸,A和父亲一起想去“叫救护车”,拿着工具回到猪圈却发现那疯女人不见了……再之后,村子里就闹了鬼,不断死人,A的爷爷奶奶是第一批……这才是村子里的人家逃难般离开的真相。
而事实上,主角最后会发现“鬼”不止一个。这里有很多没了牙、握着杀人刀的女人,在绞杀这个村子里所有曾经因冷漠或怯懦而对人间地狱视而不见的生命,送他们真正地下地狱。

坏结局和普通结局都是死,各种各样的死。
只有选择调查、并且在游戏开头询问过疑点的玩家,可能打出逃出生天的结局。
最关键的选项是知道村子真相后,主角和男朋友再次被一个“鬼”袭击,主角和男朋友一起推开了鬼,男朋友拿起一块石头要攻击“鬼”……
主角有两个选项,要么眼看着男朋友杀鬼;要么拉着男朋友就跑、不去杀鬼。
看着男朋友杀鬼,就会因为这个动作耽误时间,被其他鬼发现,寡不敌众一起死掉。只有拉着男朋友继续逃生,到最后也没有去杀害燃烧复仇火焰的疯狂灵魂,才能达成逃生结局。

逃生结局是主角和男朋友离开,跟那个村子有关系的全部死光了。
她们不断奔跑,身后村庄在大火里燃烧。主角和男朋友跑到省道、乘上一辆好心人的车离开。
镜头拉高拉远,道路边黑漆漆的田地和树木间站着一个个黑影,分不清是普通植物,还是穿着黑衣握着刀的无齿女人。
车上,女主角会打开背包,从里面翻出她在村子里找到的各种证据。这里有游戏的最后一个选项,女主角可以把资料放回背包里带走,也可以打开车窗把它们扔掉。
如果选择带走,画面不会变化。
如果将证据资料丢掉,道路两旁阴影里的黑色影子就会缓慢地移动起来。
它们将追着主角逃生的方向,缓慢而坚定的移动,如附骨之疽,如即便无视也会折磨我们、杀死我们的绝症。

ñ13万
213
2.6万

更多搞笑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