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离柜概不负责吗?凭啥说我少给10000元?”辽宁锦州,吕女士去银行办理汇款业务,银行向其出具39000元的汇款凭证,但事后银行工作人员却说吕女士少给了10000元,而且已主动帮吕女士垫付,要求吕女士返还,双方协商未果,将吕女士起诉。

(来源:裁判文书网)

吕女士要去邮储银行办理汇款业务,便搭乘了刘某经营的三轮车前往银行。到了银行后,吕女士发现自己忘带身份证,便借用刘某的名义办理汇款业务。

刘某根据银行工作人员赵某的引导填写了汇款凭单,汇款金额为39000元。随后吕女士将一捆整钱通过业务窗口递给赵某,在赵某用点钞机进行清点时,发现一张百元面值的假币,决定予以没收。

吕女士对此异常不满,双方遂发生了短暂的争执。随后赵某继续清点,并为刘某开具了39000元的汇款收据。

然而在当天结账时,赵某发现少了10000元,随即便给单位补足了10000元。后来通过查看单位监控,赵某发现是在为刘某及吕女士办理业务时,少收了10000元。赵某多次与吕女士沟通要求归还10000元,但均无果。于是将刘某和吕女士起诉。

针对赵某的起诉,吕女士认为自己没有归还10000元的义务,请求法院驳回诉请。理由如下:

1、赵某不是适格的诉讼主体。自己与赵某之间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其办理汇款业务是与银行之间建立的服务合同关系,与赵某个人无关。

2、办理业务时,银行出具了39000元的汇款回执,证明已足额将汇款金额交付给银行。

3、离柜概不负责应该双方都适用。刘某是代我办理业务,此事与其无关。

一审法院经过审理认为:

第一,虽然刘某、吕女士系与银行发生义务关系,应由银行主张权利,但赵某主动赔偿了银行的损失,遭受了10000元的经济损失,是直接的利害关系人,属于适格的诉讼主体。

第二,经查看事发时监控,可确定赵某收取了吕女士交付的29000元。

第三,虽吕女士声称刘某系代理其汇款,但打款人系刘某,为不当得利的获得者。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刘某与赵某之间构成不当得利,应当返还赵某10000元。吕女士无责。

一审判决后,刘某不服,提起上诉,认为其仅仅是帮吕女士的忙,自己不是实际受益人,此事与自己无关。

二审法院经过审理,二审法院对于赵某少收10000元并自愿垫付赔偿银行损失的事实予以确认,但对责任主体有不同看法。

二审法院认为,吕女士自己已经自认刘某系其雇佣的三轮车师傅,帮忙填写汇款单,不是真正的汇款人,因此刘某不应当承担责任,吕女士才是真正的责任主体。故二审法院改判吕女士返还赵某垫付的10000元。

本案属于不当得利纠纷。根据《民法典》985条规定,不当得利是指,得利人没有法律根据取得不当利益,受损失的人可以请求得利人返还取得利益的行为。

根据以上规定,不当得利包括4个要件:一方获得利益、他方受有损失、获得利益与受到损失之间具有因果关系、获得利益没有法律上的原因。

本案中,经过查看监控可知,吕女士汇款39000元,但实际给银行工作人员赵某29000元,实际获益10000元。而赵某自愿垫付10000元赔偿银行损失属实,属于受损失一方。而且吕女士获益与赵某受损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再加之吕女士获益10000元没有任何法律根据。

因此,吕女士与赵某之间构成不当得利之债法律关系,赵某有权请求吕女士返还取得的利益10000元。

朋友们,你们如何理解“离柜概不负责”呢[思考]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