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Ken Judd(就是那本Numerical Methods in Economics的作者)最近和经济学top 5之一的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杠上了。

事情起源于2012年,Judd和他的两个合作者把一篇文章投到了JPE。接近一年过后(!),他们收到了修改再投稿的邀请。然而,两轮r&r过后,时任主编Monika Piazzesi 还是参考了审稿人的意见,决定把他们的文章给拒了。

跟大部分人被拒稿时候一样,Judd觉得审稿人根本没搞懂他们的文章,给出的理由都是瞎扯。跟大部分人不同的呢,是Judd并没有就此作罢、改投他刊,而是直接写了封信给JPE编辑部中更大牌的James Heckman(2000年诺奖得主),投诉拒稿的事情。 Heckman回复说,你把文章的题目改掉,重新再投过来吧。这次我来负责。

八个月后,Heckman收到了六份审稿意见回复。根据Judd的描述,其中大部分意见都是非常不友好、甚至是敌意的(hostile)。然而,Heckman还是给了他们进一步修改文章的机会。不过,很可能是由于Judd提到了他准备要公开抱怨前一次投稿时受到的“不公正对待“,Heckman劝他先专心把文章改好发表,不要节外生枝了。

虽然Heckman的劝告可能是善意的,但很明显Judd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这是在用发表的机会威胁他闭嘴。来回怼了几个回合后,Judd直接说:我把我名字从这篇文章撤掉,你们该咋审咋审,然后等着我炮打你们整个编辑部就是了。(双方的邮件通信记录见Judd的博客http://t.cn/A6JT9YTX

2019年末,只有Judd两位合作者名字的文章在JPE正式发表了。几天前,Judd在他博客里介绍了这篇文章,并提到了他撤名的事情以及与JPE的这段恩怨。Judd讽刺道,他这次的经历,正好可以为Heckman不久前批判的“五大顶刊的暴政”(The Tyranny of the Top Five)提供一个鲜活的例子。

作为一名普通的吃瓜群众,我肯定是不够资格评判谁对谁错的。我震惊的是看到一篇文章投稿到JPE,几乎全是负面意见都能收到r&r,被拒稿后还能以亲切的first name开头写信给主编抗议,然后改个题目又能重新投过去,然后主编又是推翻N个负面意见给r&r...... 对比一下自己这些年投top 5的经历,只能说我对咱们经济学这个圈子的认识还是太天真了[允悲]

嗨,还是多想想怎么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吧。

ñ395
42
321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