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微博

每天都有不少人在我微博留言告诉我“哪个国家新发感染很多,所以说明他们的mRNA疫苗没用”。

这一年半,我一直想通过介绍一些病毒学、免疫学、流行病学和传染病临床的基本概念,让没有接触过医学和生物学的读者建立一些“传染病学常识”。比如病死率,比如病毒载量,比如疫苗保护力计算方法,比如病毒传播方式。关于疫苗突破性感染,CDC网站有接种疫苗后发生突破感染的汇总信息(10262/1亿接种者);而我介绍过很多篇发表在Science的流行病学文章,指出人的行为是导致很多传染和传播事件发生的最重要原因。诚然7月4日麻省P Town有很多接种疫苗的人发生了突破性感染,但是如果追踪他们的行为和接触方式,以及传播者的病毒载量和感染的突变株类型,可以发现许多接触方式传播病毒量之大,疫苗诱导的中和抗体也不足以预防感染。所以我常说,疫苗接种+NPI措施(口罩、距离、洗手等)才能控制疫情。因此,出现局部疫情是多个因素决定的,不能得出疫苗无效这个结论。国内能一直将感染病例清零,主要是因为公共卫生措施执行得十分有效。相比之下,如果看疫情地图就会发现,美国现在疫情主要是由疫苗接种率极低且州政府几乎不采取任何公共卫生措施的保守州带动的,比如密苏里州和阿肯萨州。

除此以外,我常说mRNA这个技术本身是个疫苗载体技术,它表达效率高,易于进行基因克隆和修改,确实有很多优势。但BNT162b2和mRNA-1273保护力之所以高,更主要是因为S融合前构象的疫苗设计方法(http://t.cn/A6IvBFB2 )。在疫情之前,基于病毒抗原结构的疫苗设计是一个“高精尖”的生物医学科研领域,而且大家并不知道这种方法能否真的设计出高保护力的疫苗。基于病毒抗原结构的疫苗设计的原则是解析包膜病毒的膜蛋白结构,而后设计出针对免疫主导抗原的主要表位的空间构象的工程化蛋白,再将其基因插入到表达载体中,这涉及到很多复杂的结构生物学理论和蛋白质工程技术。这种方法很像我大学时候经常听到的计算机辅助药物设计(CADD),是一种将科学原理和药物设计完美结合的典范(http://t.cn/A6c7vxmg )。在疫情之前,我们国家在基于抗原结构的疫苗设计这个领域开展的工作不多,主要是厦门大学与NIH合作开展过相关研究;所以说很多方向还相对空白。在疫情之后,BNT162b2,mRNA-1273,NVX-COV2373等应用基于抗原结构设计的疫苗显示出高效的诱导中和抗体的效果,和超高的人群保护力,这不仅验证了基于抗原结构设计疫苗的方法学的有效性和实用性,产生了巨大商业价值,更拯救了无数生命。所以这个领域肯定是我们需要努力开展,缩短差距的领域。

回到刚才提到的CADD,我上大学的时候,很多教授都非常诚恳地说我们国家在这个领域还一片空白。那时候大家都会觉得这是真知灼见,谁都不会质疑他们“不爱国”。但现在如果有人说“我们在基于抗原设计的疫苗开发领域有很多空白”,在网上很可能会被贴上“美吹”“辱中”“不爱国”“立场有问题“”屁股歪了”的标签。所以我也一直很谨慎地表达相关观点。而这一阵很多人私信我说“你天天说那些外国疫苗诱导了高效的中和抗体,你看看欧美现在的新发感染情况,你说的那些中和抗体有啥用啊”。这些言论常让我哭笑不得,他们想表达其实是“外国疫苗诱导中和抗体效果更好,而外国依然有疫情,所以中和抗体肯定是没用的”。这一年我说过无数遍,现在上市的疫苗基本都是通过诱导中和抗体起作用的,中和抗体是疫苗建立的免疫屏障的生物基础。我理解很多人的爱国热情,但爱国并不需要反智反常识,不需要否认我们依然有短板,更不需要去骚扰别人。

不过我觉得值得乐观的是,一旦我们决定发展某个领域,我们会迅速发展起来的。

ñ4124
440
1240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