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互动#
那些看着《读者》长大的孩子,后来怎么样了?

其中有个答案,让我印象非常深刻,到现在还能全篇背诵。

那个20多岁的男孩说,说第一次看到《读者》,是在同桌的抽屉里。借来看了一节课后,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那时他父母闹离婚,自己成绩也不理想,是普希金的诗给了他莫大的鼓励,他说“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过去;相信吧!快乐的日子会来临。”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