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青春期和原生家庭遭遇的事就是会用一辈子来治愈,我们大部分人很幸运挺了过来没有那么影响生活,但不代表所有人都能过得来,不对别人遭遇不屑嘲讽就是最大的尊重了。

逼着自己深夜睡着,凌晨辗转而醒。
每天都这样,睡眠太难了。
去看了鹿道森的遗书,惊觉和自己太像了,忽然觉得曾经和朋友说的那句“我的经历,能活到现在没自杀是奇迹了”并不是我夸张矫情了,而真的是没什么人理解,后来也就不愿意讲了。
讲到这好多朋友可能以为我emo了,哈哈并没有,我还是那个大大咧咧的沙雕植物椿,放心,我们以这个为前提,聊两句。
只是看了他的遗书感慨良多,我和他唯几处不同的地方就是霸凌我的同学都被我凌回去了,说我单亲家庭不配参观博物馆要我把名额让给他儿子的老师我也站在学校门口破口大骂回去了,叫我小野种那些亲戚也差不多死绝了,从小欺负我用我头撞碎镜子的亲戚家哥哥们也基本都滚蛋了,背地里说我单亲家庭心理就是不健康的同学现在也都变成了家庭里的单亲。我愿意说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可这些事情等等等等,虽然但是,我还是觉得很爽。
很多媒体采访我,问我做这些视频的初衷是什么,我都说,疫情了,压迫感太重,大伙开心点。但视频里面夹杂了我的一些私货理念,我直播时对一个抑郁想自杀的粉丝说过,“凭什么我死,我要祸害你们,祸害那些欺负我的人”。我希望每个抑郁的人都能有一股反抗的劲儿,但我也知道,我们唯一反抗不了的,是生活本身。
鹿道森的生活压力大,被迫熬夜,掉头发,变胖,容貌焦虑,我也有。大老白天天跟我说,“你那个头发你多洗几遍,怎么天天掉那么多”,我苦笑,“你以为我愿意啊,那不是洗的事儿,我哪控制的了”。
和很多抑郁的朋友相比,我是幸运的,我走出来了。
所以我一直特别开心,好多抑郁的朋友看到我视频后向我反馈,谢谢椿老师,我好多了。
笑点不同,我不能让所有人都开心,但能有一部分,我已经很满足了。
和很多“网红”不同,我坚持不直播带货。现在电商带货产品参差不齐,我老怕粉丝吃亏,人家都喜欢你,你却拿劣质产品骗人家,这不是抠人心的做法吗。偶尔接个广告,满足一下自己的收入,能买一辆自己喜欢的摩托车,找个没人地方骑两圈就够了。我和大老白说“摩托车对我的意义不同,只有在我全心全意集中在路况上的时候,脑子里才不是乱的,否则压力真大,真的睡不着啊,太难了。脑袋都要炸了。”
所以,我至今也没变成人家口中的“月入百万的网红”,甚至这么多年也没挣够一百万,哈哈。也有粉丝和我说过,椿老师谁能一直火下去啊,该搂钱搂点钱吧。我笑了笑,还是不想。
我很满足,不是满足现状不求上进,而是不太想太追逐名利。但相比鹿道森,我幸运太多了。我顶住了压力,顶住了不幸的童年,顶住了来自家庭工作社交中各种的无形的八十一大锤和四十一小锤。但我也知道,人言可畏,往往还是容易被一两句话击碎美好的心情。也曾有过想以过来人的身份跟孩子们说生活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要做好失败的准备,哪有不投入就收到回报的,却被人家说“居高临下的傻逼”。后来我就学会了,我不说了。
看到鹿道森评论里有个留言,大概是“人总是肤浅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吃吃喝喝睡一睡,总会好的。加油啊,别放弃。”
这无疑是一句怀着好意的话,但可能对抑郁的人来说,这不是句好话。站在圈外的人都觉得跳出来很容易,唐僧不也是试过之后才知道,完,这圈儿特么跳毁了。
真的不是所有人吃吃喝喝睡睡就能好起来的。这就相当于有人和你说“我去唱个ktv就能开心,你为什么不去做,怎么那么矫情。”
这话其实真的不是恶意的,但也是真的不理解罢了。但只有抑郁的人才知道,想快乐起来有多难。
“明明坐在快乐堆里,却忽然被抑郁一把扯出了灵魂。心里明明在烧灼,肉体却还得留在快乐里,怕影响别人。”这感觉我熟悉,所以我知道,不是矫情那么简单。
希望“你们”都能好起来,找到自己的突破口,自杀这想法真的可以缓缓,自己要努力在乎自己一下。就像我前面说的,“凭什么我死,我要祸害他们”。
“他们”——就是那些萦绕着的负面情绪。
所以抑郁的朋友们,别放弃,相信我,只要活着,总会有好事发生的。你看我,在网上认识了这么多喜欢我的朋友,我也是被需要的人呢。嘿嘿,你还得活着,看着那些欺负你的人他们“得不了好”呢。
知道吗,可能我没法看过来所有的私信和评论,可能我没回复过你。但是,我也同样需要你,你很重要,你很重要,你很重要。
逝者已去,活着的人,要加油啊。

ñ1.2万
1537
1449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