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喀什我真的体验到了从来没有体验过的生活,融入了我在深圳最感兴趣但没机会走近的群体——陪酒少女,遇见了各式各样奇怪的男人。

你知道的,我做不了正义的人,我总是能在丑恶的人身上发现可爱之处,或者产生被丑恶源头打动后延伸而来的悲悯心。

我真的做不了摄影,也做不了纪录片。这两个媒介总让我觉得差点意思。一个肤浅,一个无聊(能被拍下来的永远都不是最有趣的)。

目前的我还没达到用生命体验这个时代的状态(或许也不值得),但至少我又进一步了。你知道的,这一步其实包含了太多太多太多。

如果此刻的我是在堕落,那请当我是不拿相机的黛安·阿勃斯吧。你知道的,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且明白为什么。我想这就足够了。

✍🏻🐷☑️
Luna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