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夏古号##庞洛邮轮# @极之美 @庞洛邮轮PONANT

我的2021-2022跨年南极之行 (之五)

第九天 1月4日 Devil Island 恶魔岛

来自于何钰的内部消息告诉我,虽然船长和探险队员尝试了各种方法,但因为恶魔岛的企鹅距离岸边太近了,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登陆,所以今天的活动变成了冲锋舟巡游。而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指挥官夏古号停到了恶魔岛的海崖边上。

这次的冲锋舟巡游就没有上次那么开心了,首先是坐了一艘满载的冲锋艇,其次是我的位置是马达那里,所以有挺强的汽油味让我一直很头晕,再其次就是我这个位置在操作冲锋舟的探险队员的身后,而且由于巡游线路的原因,所有景色都在我身后,所以我并不太舒服。再加上风比较大,海浪比较颠簸,根本没办法拍照,所以我坐了一会就把我的相机放回包里了。

不过恶魔岛的景色真是没得说,海拔两百米高的海崖,我们离近了看真是非常壮观。

离开冲锋艇的时候,因为我对这个探险队员挺不满意的,但其实他并不知道。他跟我说了一句再见,我没有理他,现在想想自己还是挺没礼貌的。一码归一码,我对他有什么不满意应该是直接沟通,但不应该不理他。

第十天 1月5日 Half Moon Island 胖岛
一早起来大家都知道这是我们南极之行的最后一次登陆了,而我也被通知我终于可以在今天完成皮划艇和冬泳的活动,这也是我一直期待的,也是我上次来南极的时候留下的遗憾。半月岛是一个基本来南极就会打卡的地方,也是我上次来南极的第一站。跟我一起划皮划艇的是Cole,因为皮划艇都是双人的,但还有其他三个人分别问我能不能跟我一起划,让我感觉到自己是Prom Queen。

我们的皮划艇从一开始就有点问题。我没有见过有舵的皮划艇,而我们的舵一直被卡住了,所以皮划艇一直往一边偏。最开始我们还可以通过只划另一边+用桨偏转,后来实在累的不行了,就叫了“救援”,之后回到了冲锋艇,来到了岸上。

在岸上的其他客人正在溜达,大家都很珍惜最后的在南极的时光,而我的关注点在岸边的冬泳活动。我们在皮划艇的时候,是船上的另一组报名冬泳的客人在进行冬泳,我就在岸边一边看他们下水,一边紧张的脱自己的衣服。

比较有趣的是,跟中国人传统的想法不一样的就是,老外觉得冬泳什么年龄的人都可以参加。我们在报名的时候确实需要递交心电图给船上的医生,但如果是心电图就能看出来的健康问题,其实已经很大了。我要说的意思是,看到这些老人和小孩都开开心心的跑到南极冰点之下的水中,我还是有点吃惊的。

轮到我了,我准备好了我的全景摄像机,举着它就走进了冰海水里。

就在2个月之前,我参加了@华盛顿特区旅游局 邀请的一个考察活动,在华盛顿特区的时候,正好参加了@电影六人 在北美的首映式。电影《六人》讲述的是在泰坦尼克号上6名中国幸存者的故事,而其中的首席调查员Steven在影片中为了体验泰坦尼克号落水者当时的感觉,在英国一个大学的实验室水池中带上各种检测仪器下了水。而实验室的工作人员跟他说,为了安全原因,他们不能把水温调整到真正沉船的时候的水温,大概是0摄氏度左右。

这个温度跟我这次体验的温度差不多。我一猛子扎进水中,真的是寒冷刺骨的感觉贯穿全身,我尝试在水下睁开眼,因为我一直想看看水下的南极是什么样的,算是勉强看到了,因为水真的很清澈。但就这十几秒钟,我的大脑就告诉我要赶紧回到岸上了。于是我开始往回游,在能够到地面的时候站起来往回走,此时我的身体已经不太听使唤了,我只记得我要继续往前走,但明显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速率变慢很多,而腿在水中的时间越长,步伐越慢,而且越不听使唤。最后几步,我感觉自己要踉跄了,要摔了。这是真实的感受,并不是为了要让何钰扶着我的借口。

之后我虽然是只穿着泳裤,但南极大陆的岸上突然不冷了,我过了好久才穿上衣服。然后回到了船上。船没有做过多停留,驶入了德雷克海峡。

我们离开南极了。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