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挥官夏古号##庞洛邮轮# @极之美 @庞洛邮轮PONANT

我的2021-2022跨年南极之行 (之三)

第五天 12月31日 Paulet Island的十万对企鹅🐧

Paulet Island是我们航行两天,经过了德雷克海峡之后的第一次登录。这个岛很有趣,我觉得可以把它形容为霍格沃茨城堡。为什么这么说呢?看图一,数字10是这个岛的所在地。我之前说了,整个德雷克海峡的另一个名字叫做“魔鬼西风带”,是因为这里无论是风还是洋流,基本都是从西边过来的。而Paulet Island在西边首先有三个Joinville岛群组成的天然屏障,再加上它本身是由火山活动形成的,而且地热还在,所以岛上相对比较温暖,这也是它的沙滩上冰雪不多的原因。

这样一个天堂般的岛,成为了鸟类的天堂(对,企鹅也是鸟),也是南极洲非常着名的一个鸟类保护区。在这里登陆需要非常小心保护岛上的企鹅,有10万对之多。之所以用对作为单位,是因为这里是阿德里企鹅繁衍的地方,在这里的企鹅都是成双成对的。

在冲锋舟上就能听到它们的叫声,如果是写作文的话,我猜我要说听到的是他们欢快的叫声。但实际上也不一定。企鹅的叫声并不完全在欢快的时候发出。如果仔细观察他们,会发现所有的企鹅窝都是用小石头搭成的,而有些企鹅为了省事,经常会偷别人“家”的石头,这就会让它们叫起来,甚至是打起来。还有另外一种鸟叫做贼鸥,企鹅蛋甚至是小企鹅都是它们的食物,它们经常会在企鹅群中走来走去,看着有没有无人看管的蛋。这时候其它企鹅也会发出声音,提示自己的同伴让他们注意保护自己的蛋。

一对阿德利企鹅一次会产下两个蛋。所以,贼鸥确实也能过上比较好的日子。

天空竟然放晴了。在南极的这些天,我们一直在低压天气系统中。低压是飞行员都要避开的天气,所以我并不知道低压系统中也能有好天气。新的IAATO规定不让人坐在地上,所以我就找了个人少的地方静静的站着。冰山包围了这个岛,而它们各异的形状本身都很震撼,再加上阳光点亮了这些在冰川上多年积雪和高压形成的纯净的冰,它们是蓝色的。

登陆结束之后我们回到房间,发现@庞洛邮轮PONANT 给每个客人都准备了一份新年礼物,法国的顶级巧克力品牌的巧克力。我没舍得吃,后来证明这个决定真是对了。我之前说的何钰,船上的唯一中国探险队员,我在下船的时候把我带来的所有零食(吃的)和这个巧克力都给了她,因为她太爱吃巧克力了。

我在登陆期间拍到了不少照片,也有同行的人的照片。其中有我之前说到的那对美籍印度裔父子。我把所有照片都从相机中导出来,简单的调色之后,存到了手机里。晚饭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他们,Nitin 和 Neil,把照片传给了他们。经过这一天的登陆活动,所有人都非常兴奋。船上准备了跨年的Party,在船尾露天平台上载歌载舞。本来我是不太想去,但让我感到非常惊喜的是,大部分非重要岗位的船员也能跟客人一起参加,9层酒吧的Stella叫我一起去,我就跟何钰一起去了。

在船尾的平台上,所有人都在唱歌跳舞。DJ是船上的一个高管西蒙尼,平时西服革履的他真是让我吃了一惊,真没想到这么正经的一个人可以这么浪,当然这是褒义的评价,他真的很多才多艺。

最后,在大家一起的倒计时当中,我在南极迎来了2022年的第一天,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白天的时候跨年。

第六天 2022年1月1日 Carlsson Bay
在跨年Party之后,我还没来得及回去睡觉,大概在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就见到了新年的第一缕阳光。我拍了几张照片,但何钰拍的视频和照片更好。后来想想想,我真应该多拍几张,这个意欲太好了。不过也因为这个总结出了一个结论,什么时候我看像何钰这样的探险队员都在拍照的时候,我一定要跟着好好拍。

睡了个懒觉,起来就是中午饭了。下午的活动是冲锋舟巡游Zodiac Tour,就是我们不登陆,但是会坐着冲锋舟游览。我去往集合点的时候有点晚了,于是就享受了VIP待遇,跟一位来自美国德州Austin的Malcolm先生一起,我们两个人,享受了一个单独的冲锋艇。除了艇上有更大的空间更适合拍照之外,给我们开船的也是探险队长级别的,经验丰富的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John。他的冲锋艇驾驶水平得到了何钰等专业人士的高度赞扬,而后面我把他的照片发朋友圈的时候,也被@CPGA极地联盟 的几位在南极同样做探险队员但目前因为疫情在国内的大佬认出来了。

Carlsson Bay是一个非常魔幻的地方。我们从指挥官夏古号开出来,一直往这个Bay里面走,我们的前面就是冰川入海的地方,所以这一路上几十分钟的路程看到了几次冰块落入水中变成冰山的景观,真的是太壮观了。不过这些冰川落水的镜头很难拍到,只要我把摄像机聚起来,哪怕是十分钟,都没有落水的冰块。只要我一放下摄像机,这样的景象就出现了。

晚餐的时候发现自助餐里有海螺,巨好吃。我想起了一个朋友@木ner小小 也特别爱吃螺,于是就发给了她。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