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峻涛6688:[赞]

绝对是全网最全面解读:拜登有权强制企业员工接种疫苗吗?

这个标题党表述,应该是大部分人心目中,对前几天美国最高法院紧急叫停拜登的企业强制疫苗接种令的简单粗暴总结,实际上肯定是有细节出入的。

关于为什么叫停,很多达人也有个标题党解释:“1、美国是联邦制和分权制,强制打疫苗属于州权力和国会权力;2、美国最高法院现在保守派占优。”

这些说得都对,不过这事儿本身并不是这么直来直去,不然白宫难道明知不可为,却挺身去飞蛾扑火吗?他们还是找了一些理论依据的,当然最终还是没闯关成功。

我花了两天,把庭审记录和判决书通听通读了一遍,并且暂时感觉,底下的梳理应该目前是全网最清晰准确的了(我是不是应该放到V+付费里去啊?):

1、最高法院其实这次并没有推翻拜登的企业强制疫苗接种令,而是暂时叫停生效,留待第六巡回区上诉法院判决;

2、当然了,最高法院6-3决定叫停生效(而且叫停的原因是基于这个法令的内容),将来这法令假如再次来到最高法院,命运还是凶多吉少;

3、叫“拜登的企业疫苗强制接种令”其实不太准确,因为它是劳工部下属的一个局发布的,但这么叫也没毛病,原因如下:

4、2021年9月9日,拜登发表讲话,准备推行一个新计划,“让更多的美国人接种疫苗”,作为这个计划的一部分,劳工部将发布一个紧急标准,要求员工超过100人的企业,都得要求员工要么接种疫苗,要么每周至少提供一次核酸阴性证明且工作期间一直戴口罩。

5、两个月之后,劳工部长根据总统讲话精神,颁布了这个“疫苗 / 核酸+口罩”紧急标准,它仅仅允许很少量的例外:100%居家工作的员工,或纯户外工作的员工。如果选择不打疫苗,每周至少一次的核酸检测,需要员工自费,而且自己找时间。

6、这个强制令给大家两个月领会精神,会在2022年1月10日生效,而且在2022年2月9日开始,正式执行(之前一个月大家去摸底员工疫苗接种情况,修改员工手册啥的)。

7、然后很多企业、州和非政府组织都疯了,各种上诉要求暂停这个强制令生效。本来第五巡回上诉法院裁决叫停,但后来这些案件又合并到了第六巡回上诉法院,第六巡回法院废除了第五巡回法院的叫停令,觉得自己可以审理,但这个强制令到了1月10日,该生效生效,万一回头发现违宪了再叫停。

8、反对者说算了,你们上诉法院互相打架,我去找你们上级吧。所以这堆案子最终来到了美国最高法院,诉求并不是审查到底合不合宪法,而是要求最高法院先紧急叫停强制令生效。

9、2022年1月7日,最高法院开庭审理了这个案子,离美国职业安全卫生局的强制令生效,还差仅仅三天。

10、这个“职业安全卫生局”是谁?它的权力到底有多宽?这是整个案件的最核心问题。

11、这还得追溯到五十多年前。1970年,美国国会颁布了《职业安全卫生法》,根据这个法案,成立了职业安全卫生局,作为劳工部下属机构,由劳工部长监督。《职业安全卫生法》授权职业安全卫生局,在“(一)雇员由于暴露在确定为有毒物质或有害物理因素或新的危害下而处于严重危险;(二)发布紧急标准是保护雇员对付这种危险所必要的”时,可以颁布一项临时紧急标准。这种临时紧急标准,只需要在美国联邦注册簿上备案一下,就能立即生效。

12、刚刚说的那个“疫苗 / 核酸+口罩”强制令,就属于这种临时紧急标准。

13、由此可见,拜登的部长们还是做了功课的。他们当然知道,美国是三权分立国家,立法权属于国会。但为了效率,国会经常会授权行政部门,在特殊情况下代为立法。这在中国也存在,叫“授权立法”。所以,劳工部的观点是,我们不是越俎代庖去立法的,国会在1970年就授权我们了,我们这个临时紧急标准没毛病。

14、反对派当然也研究了《职业安全卫生法》,他们的反对意见是:国会确实授权了,但你们这个强制疫苗令越权了。我们需要最高法院给你们上一课,告诉你们国会其实授的权是什么,为啥说你们越权了。

15、被告人美国政府说:凭什么需要最高法院来解读法律?法律条文写得明明白白的,我们完全符合这个条文,没有任何争议,不需要别人来重新解释。

16、好吧,这就涉及了这个案子里最难懂的一部分——“什么情况下,国会授权立法时,不能听任行政机关自己解释法律?”美国人把这个标准称为“主要问题原则”(这原则名字比问题本身还令人费解)……

17、说白了,就是比起人民选举的立法机关,行政机关还是让人信不过。国会都已经咬牙授权让行政机关立法了,不能在所有情况下,都听行政机关自己任意解释法律,不然它肯定变着法扩张权力啊。所以在一些情况下,得有其他人出来解释一下,到底有些法条是什么意思,边界在哪儿。那么在什么情况下应该这样呢?根据近年的最高法院判例,主流观点认为,当涉及重大、广泛的经济、社会影响时,不能仅由行政机关自己去解释法条含义。

18、所以最高法院九个大法官,把原告两位律师和被告律师(美国司法部副部长,官方职责代表美国联邦政府出庭)叫过来,开庭battle一下(其中一位原告律师还是通过视频参加的庭审)。一般最高法院口头辩论是一个小时,双方各半小时发言(中间会被大法官无数次打断)。但极少数重大案件,给双方各一个小时。这个案子就花了两个小时辩论。

19、顺便说一下,这个案子的原告是“全国独立企业联盟”,它代表千百个美国中大型企业,来讨伐强制疫苗令。

20、庭审很激烈,法官们也各自暗潮涌动,心机频出。

21、原告律师认为:这个强制令,影响面特别广(拜登自己也说过大概会辐射8400万人),而且没有行业区别(有的行业比别的行业更容易感染,但这个强制令却仅仅按员工人数100人以上划线,很粗暴),所以这个措施已经突破了原有的立法授权要求的“必要性”原则。而且,新冠是个人人可能得的传染病,上班下班都可能感染,不属于“职业风险”,凭啥你一个职业相关的局,来管制一种全民风险?而且好多人会因为这种不合理强制要求辞职,你们劳工部都不考虑这些危害吗?

22、既然可能需要法院来解释法律,针对《职业安全卫生法》里,到底什么叫“严重(grave)”危险,什么叫“必要(necessary)”措施,什么叫“紧急(emergency)”,保守派大法官们进行了饶有兴味的提问和探讨。

小布什任命的阿利托大法官说:疫苗这个措施有问题呀。你们主要是建议工作场所安全措施,但疫苗注射了之后,上班的时候能提供保护,但下班你不能卸下来啊,所以,这是不是超越了“必要性”要求?

被告方律师:…………

阿利托大法官继续说:咱就是说啊,就是打个比方,比如要是雇主有一根魔杖,在雇员脑袋上晃一下,雇员就免疫了;在下班的时候,在雇员脑袋上再晃一下,免疫力就解除了。如果这样的话,职业安全卫生局仍然会强制性要求员工下班后,不给人家晃一下魔杖,继续强行免疫吗?

被告方律师:(¥%&………)内什么,要是我们真有这么个魔杖,我估计我们不会这么轴的。(我脑补的台词:“但目前我们的疫苗不是特么的这根儿魔杖啊!所以法官求您不要继续魔障啦!”)

23、但阿利托大法官自己还挺纠结,说:“我希望大家不要误解我……哎,但我肯定会被误解的……” (是的呢!您都说这么多有的没的了,您以为呢?!)

24、顺便说一下,阿利托大法官是我唯一一个见过活人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北大办讲座,那个枯燥和无趣名不虚传……

25、老布什任命的大法官托马斯(目前最高法院唯一的黑人大法官,但出了名地保守),因为早年被指控性骚扰受了很大精神打击,所以很少在开庭时发言。每次他开口的时候,记者都会像土地爷显圣一样,惊呼:“今天托马斯大法官说话了!”这次开庭,他是第一个提问的,而且说了不少。

26、托马斯大法官很耐心地问原告律师:“你是怎么看待《职业安全卫生法》里说的‘必要措施’里的这个‘必要’的?它和另一处提到的‘合理程度上的必要’的区别是什么?”然后还自问自答:“关于‘必要’这个词的涵义,1819年麦克洛克诉马里兰州案里,马歇尔大法官说……”

27、自由派大法官也有看不下去的。奥巴马任命的卡根大法官(女性,之前是哈佛法学院院长)说:“新冠疫情是我们过去一个世纪以来面临的最大公共卫生危机,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死,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人感染,科学证明疫苗目前是防止病毒扩散的最佳方法。咱甭管‘必要’和‘严重’到底是啥意思,我就想问问——这怎么就不是一个严重的危险了?疫苗怎么就不是一个必要措施了呢?!”

28、克林顿任命的布雷耶大法官也说:“昨天新增确诊病例是75万!这几乎是强制疫苗令颁布那天的新增确诊病例数儿的十倍!我知道需要权衡利弊,但火烧眉毛,咱们在干啥呢?”

29、布雷耶大法官最近也上了新闻,因为他不小心在另一个时刻说:“昨天新增确诊7.5亿!”这确实是个口误,但他其实在整个口头辩论中,提到过很多次75万这个数儿,只有一次说成了7.5亿,明显是个不经意的口误,没必要上升到美国大法官老迈昏庸的高度。而且,老先生很重视统计数据,务实精神和实证研究精神还是挺让人钦佩的。

30、特朗普任命的、接替去世的RBG的巴雷特大法官(虽然也是女的,但保守程度能把RBG气得棺材板按不住)问了另一个问题:“咱们讨论的临时紧急标准,针对的是紧急情况,问题是这疫情都已经持续两年了,病毒还老有新变种。这还能叫紧急吗?这啥时候是个头啊?”

31、这个问题,代表政府的被告律师回答得挺好的:“虽然这个文件名字里有’紧急‘这两个字,但其实法条里规定的是,我们为了应对严重风险所采取的必要措施。所以我认为,这儿不存在一个额外的、关于什么叫’紧急‘的要求。”

32、后来,如大家所知,1月13日,最高法院以6-3投票,叫停了强制疫苗令。保守派全部支持叫停,自由派全部反对叫停。六个保守派虽然都同意叫停,但分了两份判决书,因为叫停的原因不同。基本就是认为,《职业安全卫生法》颁布时,已经是五十年前了,根本没预见到今天的新冠(首席大法官罗伯茨说得很形象:“这个法案颁布时,它离西班牙大流感甚至比离今天更近。”)而过去这么多年里,它从来没有发布过强制疫苗接种令,可见强制接种疫苗是个史无前例的新举措,必须慎重审查。

33、这倒是没错。关于强制疫苗接种,最高法院只是在1905年有过一个判例,赋予州政府强制接种疫苗的权力。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赋予联邦政府的行政机关这个权力。

34、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同时还有另一个类似案子,打到了最高法院。就是行政机关有没有权力,强制医疗机构人员接种疫苗。最高法院最后5-4同意放行了这个法令,因为毕竟医疗行业特殊,这个要求有更大合理性。保守派大法官罗伯茨和卡瓦那,这次和三位自由派大法官站在了一起。

35、现在就看第六巡回区上诉法院,到底如何判决强制大型企业接种疫苗令是不是合宪了。

#百乐有说法#

#热点大连麦#

ñ563
120
488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