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周刊早晚安# 我不擅长写礼节性书信,除了一连串说得好听的客气话以外毫无实质性内容。我没有天赋,也不想写热情洋溢、殷勤周到的长信。我并不相信这一套,也不喜欢说过头的话。这与现行的做法相去甚远。因为从前不是这样俗不可耐地滥用这些字眼:什么人生、心灵、虔诚、崇拜、农奴、奴隶,这些词俯拾即是,以致当他们再要让人感觉一种更为强烈、更为尊敬的意愿时,就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了。(米歇尔·德·蒙田《蒙田随笔集》,马振骋 译)晚安,各位。

图/Max Liebermann, Restaurant De oude Vink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