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憾的是,消费者长期吐槽,经营者无意整改,即使挨罚也未必真整改。比如被罚后,小鹏汽车APP把诉讼权还给了消费者,但依然将管辖权限定在自己所在的广州市天河区。这是不少企业的“惯例”。相对于企业,单个消费者本就处于弱势,如果企业再自我优待,在合同里设置套路,消费者权益将大打折扣。

#经济日报点名小鹏汽车合同套路##小鹏汽车购买协议规定发生争议去广州仲裁# 【经济日报:别让消费者为合同套路叫苦】先来猜一猜,如果一位北京消费者买了一辆小鹏汽车,发生争议后,该去哪里要说法呢?答案是,去千里之外的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这是北京小鹏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提供的《小鹏汽车购买协议》里规定的:“如果双方未协商一致解决该等争议的,则任何一方均有权将争议提交至广州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

这里边的门道有点复杂,普通消费者不一定看明白。首先,仲裁不实行地域管辖,双方原本可以协议选择。但受小鹏汽车与消费者签订的格式条款限定,消费者将只能去广州。也就是说,消费者如果想要维权,即便不算时间、食宿等成本,单是往返机票都要支出几千元。其次,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发生消费者权益争议的,可以通过投诉、仲裁、诉讼等方式解决。而仲裁实行一裁终局制度,裁决作出后,就算消费者不服,也不能再到法院起诉。打官司二审是常事,一次仲裁未必能让双方口服心服,可企业靠一纸格式合同,就剥夺了消费者选择诉讼的权利。

权益受损的不只是北京消费者。作为互联网汽车的代表,小鹏汽车相当一部分车辆通过APP销售,其购车协议中也有类似条款。不管消费者实际在哪里购车,有消费纠纷就得跑去广州仲裁。对于消费者来说,维权成本被格式合同硬生生拔高了一大截。正因如此,北京小鹏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因规定不公平合同条款、侵害消费者权益,被北京市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警告并罚款3000元。(经济日报)

ñ141
45
50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