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乐贤:要爱每一个具体的人。 有些词太tm抽象,太虚幻。

【疫情中的上海爱情故事:#因陪护住院女友小伙在上海街头睡7天#】这是一对年轻的恋人,孙武生于2000年,女朋友比他大两岁,上海疫情爆发前,他们都在一家高档法餐厅工作,男孩是服务生,女孩是餐厅前台。4月25号,女友因腹痛难忍进了医院,检查发现是卵巢囊肿,被送进了手术室。为了照顾她,孙武辞去了清点外省援沪物资的志愿者工作,来到医院陪护在她身边。等到恋人出院,顺利回家,孙武反而无家可归,只好骑着一辆绑着帐篷和睡袋的自行车,在上海空阔的街头流浪了七天。

当初申请出来做志愿者时,孙武与他所居住的公寓楼物业约定,疫情不结束不回去,所以他不能回家。他想过回到做志愿者的仓库,但由于那里是对接援沪物资的,管理严格,也无法接收他。他试图找新的志愿者工作,找不到,想回到自己疫情之前打工的法餐厅(现为保供点)帮着卖菜,也被告知不缺人手。他还考虑了酒店和民宿,发现一个月都要6、7000左右,那不是两个由于疫情只能拿最低标准工资的年轻人承受得起的。

只能流浪了。分别的时候,病了十几天从未哭过的女孩哭出了声,孙武告诉对方要乐观地看待,自己相当于她的免费跑腿,“随叫随到,想吃什么我都可以去想办法给你买。”

但后来的日子,并没有说起来那么轻松。孙武骑着自行车游荡在公园、路边、商场,他睡过草丛,睡过空无一人的商场过道,还睡过停放电动车的车棚,晚上大都市空无一人却灯火通明,他在一种炫目的空荡感中睡去。但总是睡不安稳,第一个醒来的清晨,他甚至感到有人在往帐篷顶喷消毒液。更别提大雨,总是想要驱赶他的保安,惶惶然的难解孤独。以一种从未想到的方式,他开始熟悉这座城市陌生的一面,失去吵嚷人流,城市就像寂静的森林,不像那些困于小区的市民,无法走出家门一步,某种程度上他拥有广大的自由,他可以在陆家嘴天桥上搭帐篷,用公园里的水管刷牙洗脸,可以驻足欣赏盛开却无人观赏的路边蔷薇,只是这样的自由要以无所依归为代价,他遇见了那些同样飘荡街头的人,他们没有睡袋,睡在铺开的纸上,他借给了他们花露水。

好在,他还有一个关心他的女朋友,每天他都要去见她,至少三次。第一天,她炖了土豆、五花肉、午餐肉,装在袋子里,和给他换洗的衣服一起用鞋带紧紧地绑在一起,从她住的五楼甩到了小区外面的绿化带上。后来,他们找到了一面有几个洞的院墙,隔着墙,女朋友陪他吃饭,有几天下起了雨,他们就站在雨里吃饭说话。最幸福的一天,他早上喝了小米粥,中午吃了茄盒,晚上则是土豆炖午餐肉,配米饭。

“两个背井离乡的年轻人,在这座城市我们只有对方了。” 孙武说。

5月14日凌晨一点,孙武住进了为流浪人士准备的安置点。等到疫情结束了,他想和女朋友一起去吃小龙虾和猪蹄,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他会离开上海,去一个真正有蓝色大海的城市。#洞见计划#

阅读全文请点击:http://t.cn/A6XML4eD

ñ1.8万
1047
2872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