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一个几年前的同事做的公众号
我记得其实我们只做了几个月的同事
那时候我对她最深的印象就是很有主见
紧接着她就辞职去法国读设计
后来我知道她回国
但是当我在英国的时候她已经去了大理
现在的她做起了数字游民
去了很多地方 线上工作
其实疫情之后我就差不多也开始了这种工作模式
也是疫情让我发觉
原来其实我们并不需要那么多的面对面
原来数字时代已经为我们提供了这么多的便利
那为什么我们不好好利用起来呢
不过因为各种原因
我还没办法当一个真正的游民
大概还是身上有太多世俗的羁绊
于是一直被“困”在伦敦
对,就是困这个词
放在以前 伦敦对我来说就是天堂
我绝对不会说是“困”
但现在
我却觉得任何一个让我无法自由来去的地方
都可以称之为“困”
有时候我也会思考
这样来去自如是否少了些责任
也少了些安稳
但是人生苦短
为什么不及时行乐呢
何况我也不是乱走乱看吖
在某种程度上
这也大概是为了实现我在未来可以有自由的时间
也可以在自由的空间里工作
增加自己对工作的支配性的目标吧
希望今年真的可以做成一个少些牵绊的“游民”

#Cherie in London##伦敦#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