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报时间#【“浦东新区法规”的意义】#晨报评论# 在我们国家,实行两级立法。一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行使国家立法权。一个是省、直辖市、自治区一级,依法享有地方立法权。

在2015年修改后的《立法法》,全国280多个“设区的市”也享有地方立法权。但这个立法权不是完整的立法权,只是部分立法权。根据《立法法》第72条,“设区的市”可以对城乡建设与管理、环境保护、历史文化保护等方面的事项制定地方性法规,也就是说,“设区的市”只能对这3个领域的事项进行立法,另外,“设区的市”制定了地方性法规后,还要经省级人大常委会批准后才生效。

除此之外,中国还有特殊立法。一个是民族自治地方的立法权,另一个就是特区立法。此前,全国人大也特别授权几个经济特区立法,包括广东的深圳、汕头、珠海,福建的厦门,以及海南省,都享有经济特区立法权。

2021年6月10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授权上海市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制定浦东新区法规的决定。司法部部长唐一军在作《决定》草案相关说明时表示,此次授权是“比照经济特区法规”。

“比照经济特区法规”最大的特点就是“变通”——其变通规定在本经济特区范围内相对于法律、行政法规具有优先适用的效力。经济特区法规只有一个前提,即遵循宪法规定以及法律和行政基本规则,就可以对法律、行政法规进行变通。这是特区立法很大的优势,体现了“特事特办”。

改革意味着求新求变,但许多时候,往往意味着要在没有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摸索。举个例子,2013年中央把首个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先行先试放在上海浦东,国务院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授权对相关法律、法规在自贸试验区调整适用作出决定,这在当时的《立法法》中找不到依据。直到2015年《立法法》修订,才将这个制度写进了《立法法》的修正案里。

在度过了“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改革决策必须与立法决策协调同步,重大改革必须有法可依。而当立法保证了改革的合法性之后,改革势必可以走得更稳,走得更远。

这就是“浦东新区法规”,这看上去简简单单的6个字,背后有着多少曲折与意义。打破一个制度相对简单,但是如何才能构建起一个新制度却很难。处理好“破”与“立”的关系,浦东才能在下一个30年,腾飞到一个新的高度。

上海毕竟不负众望,半年时间,6部浦东新区法规经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涉及营商环境建设、知识产权保护、城市管理、生物医药等多个领域。上海地方立法进入高光时刻,而浦东新一轮的改革,在建立了与支持浦东大胆试、大胆闯、自主改相适应的法治保障体系之后,势必将同样进入高光时刻。

相信这是所有人都期待的事情。(子不语)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