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我又喜闻乐见的坐过站了,每次还都坐到1号线,似乎对我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
我也不赶时间,也许以后像这样自由自在的状态就很难得了,倒公交往家走,看到悠悠换个地方睡觉呢,想着要不给它找个伴吧,但两只宠物我养的过来吗,养啥好呢。
后来觉得我是多虑了,没准这就是它真实的样子,它要想玩,家里那么多玩具呢,没准在我面前蹦蹦跳跳它反倒不自在,我给它取名悠悠,就是要让它悠然自得。
突然想到我应该剪个头发了,去了理发店,大门敞着没开空调,老板说没法刷卡,因为不让开店,不过可以按会员价走,我说行。
剪完头发,老板说不好意思,我说怎么了,他说疫情一管,现在都让关店,他还有房贷车贷,店也要交租金,人员也要工资,真关几个月那谁受得了。
听的我心头都有点酸了,给了他们25元,老板把我叫住,说30块钱,我说你们以前不25吗,他说现在都30了,我说你们这一天天的!
出了门,我发现所有商铺都是大门开着,哦,是这么个意思,通风?然后又去了健身房,健身房喜闻乐见的关门了,还好当时没买私教啊!健身房最乐意关门了,因为健身卡时间固定,关一天他们赚一天。

更多网红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