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个人需不需要理由# #周末观影# 1995年1月,由刘镇伟执导、周星驰主演的电影《大话西游》初上映时,一度遇冷,直到两年后,才在内地莫名其妙地火了起来。有些人看完,将它剖析为后现代主义,衍生出许多经久不衰的爱情话题。

以后的岁月,刘镇伟曾多次试图复制《大话西游》的辉煌,重现经典,但无论是拍出的《情癫大圣》《月光宝盒》,还是《大话天仙》《大话西游3》,都远远不及这部影片的高度。

依然无法忘记,《大话西游》里至尊宝决定戴金箍时,悔之莫及说起紫霞:原来那个女孩子,在我的心里面留下了一滴眼泪,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她当时是多么的伤心。

十年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尽管早已对台词倒背如流,剧情烂熟于心,可每每看到紫霞与孙悟空怎么也握不紧的手,和那样一个无能为力的结局,还是会难过,会感动,会为世间这样一位轰轰烈烈追求爱情的女子落泪。

风花雪月一场梦,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大话西游》的高明之处,在于它披着搞笑戏谑、浮夸不羁的外衣,内里却满是悲情和凄美。而很多时候,遗憾比圆满更能长久地俘获观众内心。

苦海翻起爱恨,在世间难逃避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就像这段撕心裂肺、荡气回肠的情爱故事,让你不得不叹惋,世间的全部偶然与阴差阳错,都仿佛自有安排。有些人,有些事,一旦失去错过了,就再也没有弥补的机会。

“我现在郑重宣布,这个山头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的,包括你在内。”最初的紫霞,是那么傲娇潇洒,无拘无束。可在遇见至尊宝之后,一切都好像变了模样。

因月光宝盒发生时空错乱,至尊宝才鬼使神差地出现在五百年前,与紫霞仙子不期而遇。

起初这场邂逅,两人谁也没有在意。直到他轻易拔出她手中的紫青宝剑,如石投水,她先一步坠入情网,断定他即是自己苦苦寻觅的意中人,自此放弃尊严,不受控制,爱得炽热卑微又痴迷。

少女情怀总是诗。在被二郎神和四大天王追杀时,她说,如果不能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让我做玉皇大帝,我也不会开心。紫霞这个角色,汇集了我们这个时代大多数女孩子的心声——在情窦初开的年纪,她们心底向往爱情,憧憬爱情,于人海之中遇见的那个人,可以不顾一切,不留余地,相信会是一辈子。

只是,错的时间里遇上对的人,这种感情总如水中月,镜中花,美丽而脆弱,短暂又易逝。遗憾千百种,世人皆不同。

不管是白晶晶、铁扇公主,还是牛香香,她们喜欢的,都是那个法力无边、呼风唤雨的孙悟空,唯有紫霞仙子,痴心于一阶凡人至尊宝,并甘心为他放弃神仙身份,矢志不渝。

可惜,向来情深,奈何缘浅,终究有缘无份。他骗了她一次又一次,那些信誓旦旦的承诺、甜言蜜语和深情执着,全都是为了拿到月光宝盒,穿越回去,与心爱的白晶晶姑娘重聚。对此,她却一无所知。

塞林格在《玻璃故事之心》里写道: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但我觉得,爱是想触碰但又想收回的手。紫霞浅浅淡淡、无怨无悔喜欢着至尊宝,可付出始终得不到回应。直到她进入他心里,奋不顾身往南墙上撞了一回,才不得不接受,他心已有归属这个事实。

相逢恨晚,造物弄人。影片隐去了紫霞痛苦的心理挣扎过程。尽管她对上天的旨意深信不疑。但在爱情与伦理中,她毅然选择后者,不惊不扰,悄无声息地离开,成全他与白晶晶的幸福姻缘。

黄沙漫天,秋风萧瑟,群山座座。夕阳大漠下,那失落的神情,黯然消失的背景,掩藏了红尘太多爱而不得,无可奈何。

“爱一个人需要理由吗?”“不需要吗?”“需要吗?”“不需要吗?”“说说而已,何必当真......需要吗?”

在与山贼菩提的对话中,我们可以看出,至尊宝已经对紫霞产生特殊感情,心中有了激烈的矛盾冲突。但是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自己会无缘无故地,喜欢上这个一直被他欺骗的女子。

人与人之间微妙的感情,像一个无解方程式,写满了各种问号,却怎么也找不出答案。倒是菩提似乎参透了,意味深长地说:有一天,当你发觉你爱上了一个你讨厌的人,这段感情才是最要命的。

即将遁入空门的那一刻,至尊宝才终于肯承认,不知从何时起,自己竟然真的毫无理由,彻底爱上了她。但这后知后觉的醒悟,只能化作永生的羁绊和遗憾——事已至此,世间七情六欲与男欢女爱,再与他无关。

人往往总是在等到失去了以后,才学会懂得珍惜。有如《金粉世家》里,金燕西说,直到冷清秋离开之后,她所有的好处,我才突然就都想了起来。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纵观至尊宝的人生,命运亦如紫霞,处处充满了悲剧。“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但我没有去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被剑指喉咙时,为求保命的他,又一次靠投机取巧、花言巧语骗过了紫霞。并忘乎所以地说,虽然本人平生说过无数谎言,但这一次,我认为是最完美的。

必须承认,不同时期,人的心境与层次会存在着天壤之别。就像如今再看这段情节,忽地意识到,不是他的谎言完美,而是那个女孩对他的期待,就是他说的那样。只是,那时的他不明爱情,不懂爱情。

第二次,同样的情话,出现在不同场景中,虽情真意切,肝肠寸断,但今后,只能把它藏在心里,永远失去了再爱的权利。

紫霞也许不必去挡牛魔王那一下,也许她只是想找个借口死去,也许心里知道孙悟空爱自己,但又能怎么样?命运已经注定让他们不可能在一起。他已戴上金箍,收起放荡不羁习性,担负起取经重任,不再是从前那个至尊宝。

至尊宝更大的悲剧,是他可以在肆无忌惮的时候,遇到了一见倾心的白晶晶,虽两厢情愿,然而现实让他们无数次错失;在必将成为孙悟空的时候,他又对紫霞仙子日久生情,可此时,已再不能像从前那样随心所欲。

前路已断,回头无岸,生命中深爱的两个女人,一个需要月光宝盒去救,一个需要驾七彩云彩去救。他苦心孤诣、殚精竭力想要守住属于自己的爱情,可是到头来,没能等到五百年后喜欢的白晶晶,也错过了五百年前心爱的紫霞仙子。

我们大概也是这样,总是一边在失去,一边在成长。

一个人一生的阶段,白晶晶何尝不是代表年少时的初恋,懵懵懂懂,真心喜欢,渴望永远;紫霞何尝不是代表成熟后的魂牵梦萦,刻骨铭心,奈何这两段感情都被命运指使,求而不得。

正所谓,不戴金箍无力救你,戴上金箍不能爱你。抉择是那样残酷,纵使你为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却也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

影片接近尾声,月光宝盒消除了所有人的记忆。喋喋不休的唐僧变得寡言少语。吵吵闹闹的师弟们变得和睦相处。只有孙悟空,还残存着至尊宝的记忆,还记得他的挚爱,还记得前世的亏欠,独自承受着故事的结局。

常听人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可是这世间,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如此洒脱?

城墙下,路过的孙悟空目睹了“至尊宝”碍于面子,在爱情里踱步不前。想必又将是一个终生遗憾。于心不忍的他,通过法术附身夕阳武士,渐渐靠近眼前那个望穿秋水、痴痴等待的无名女子,告诉她:我这辈子都不会走,我爱你。

风沙平息,孙悟空从喧闹人群中,默不作声地转身离去。他们依然缠绵相拥。

所以,爱一个人到底需不需要理由?回想起之前,至尊宝反复跟菩提争论的问题,不知后来戴上金箍,扛起棍子,踏上取经之途闭口不谈爱情的他,心中是否已经有了答案。

《重温<大话西游>:爱一个人需不需要理由?》文|读者:半岛歌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