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恋教育能消除恐婚吗#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青年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张晓冰提出,降低年轻人对婚姻的困惑甚至恐惧心理,要从三个方面着手。第一,要加强婚恋观教育,将婚恋教育纳入中高等院校教育体系,引导青年人树立理性健康的婚恋观。另一方面,要引导父母尊重子女的婚恋选择。第二,帮助青年人解决婚恋实际困难。第三,推动更加平等的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

我们的传统文化确实更重视亲情而忽视爱情,强调天伦之乐而非卿卿我我。孔子说,“诗三百,思无邪”。但后来诗歌主要被用来言志。

克劳莱说:“恋爱地位之重大,除开贪生怕死的本能而外,就要算第一了。”随着晚婚甚至不婚的增多,许多学者站出来强调婚姻的好处。2019年12月,《纽约时报》专栏作者纪思道写了一篇文章,向大学生传授了“成功的四个秘诀”:一,上一门经济学和统计学课,“经济学和统计学能帮助你更严谨地分析问题。”二,投入到比你自己更宏大的事业(回报社会)。三,找一个合适的伴侣。四,逃离舒适区,接触其他国家的文化。

关于第三条,他解释说:“你将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不是你上哪所大学、学什么专业,甚至不是你的第一份工作,而是跟谁结婚或一起稳定下来。恰当的伴侣会给你提供关键的感情支持,在你生活出问题时安慰你。事业成功的关键是一个很好的伴侣。学会维护感情需要练习,所以开始吧,和恋人相拥吧!”

神经学博士乔纳·莱勒在《爱的旅程》中说:“长期恋爱关系从未像今天这样重要。有一个简单的原因:我们固定关系外的社交网络在不断萎缩。朋友圈越来越小,我们要比以前更依赖我们的爱人。社会学家说,我们越来越依赖爱人的支持和建议,我们主要的交流对象经常只有一个人。”

密苏里大学心理学家克里斯蒂娜·普罗克斯对93项研究进行综合分析后发现,最近几十年,幸福婚姻带来的回报越来越丰厚,相爱的夫妻双方“个人健康情况”都得到了大大的改善。20世纪70年代以后,婚姻幸福使夫妻双方的整体生活满意度增加了一倍。“婚姻是赌博,我们是在疯狂地下赌注。不过,这个赌要是打赢了,生活中就再也没有比婚姻更美好的东西了。”

数据科学家赛思·斯蒂芬斯-达维多维茨给《纽约时报》撰写的文章说:“金钱并不是通往幸福的可靠途径。你需要不断将收入翻倍,才能获得同样的幸福感提升。哈佛商学院的研究人员对数千名百万富翁进行的研究发现,当净资产超过800万美元时,幸福感确实会增加。但影响很小:净资产800万美元带来的幸福感提升,大约是结婚后幸福感提升的一半。让人们最快乐的活动包括性、锻炼和园艺。人们和恋人或朋友在一起时会获得很大的幸福感。人们在大自然中总是更快乐,尤其是在水边,尤其是在风景优美的地方。”

霭理士在《性心理学》中说:“冠冕一些的爱情小说,结果总是一个夫妇团圆,百年好合,到了今日,不但这种看法已经站不住,并且许多人的见解已经走向另一个极端,就是,婚姻不仅不能供给百年好合的甜蜜生活,并且连相当的满意和幸福都拿不大出来。弗洛伊德在1908年就说过,大多数的婚姻的结局是精神上的失望和生理上的剥夺。又说:要消受得起婚姻的折磨,一个女子必须特别健康才行。”

但霭理士提出,婚姻普遍让人不满意,不一定是一个十足的祸患。“它表示从事婚姻的人大都有一种很高的理想,并且都切心于实现这种理想,唯其这种理想不容易实现,才发生不满与失望的反应;这是一个好现象,事实上婚姻是一个造诣的历程,一个需不断努力攀登的历程。加入婚姻的人,对自己,对对方,既十有八九没有充分的认识,甚至全不认识,只是盲人骑瞎马似的做去,一下子又怎么会到达真正圆满的婚姻关系呢?”

他引用了斯宾塞在《心理学原理》一书中的概括:恋爱是九个不同的因素合并而成的,各个彼此分明,每个都很重要:一是生理上的性冲动;二是美的感觉;三是亲爱;四是钦佩与尊敬;五是喜欢受人称许的心理;六是自尊;七是所有权的感觉;八是因人我间隔阂的消除而取得的一种扩大的行动的自由;九是各种情绪作用的高涨与兴奋。

恋爱是一种“情”和一种“欲”。当“情”看,它是一种比较理智的、文雅的与不露声色的心理状态;当“欲”看,它是一个富有力量的情绪的丛体。所以,“恋爱是很复杂的一个现象,不是浅见者流所认识的那种浪漫的幻觉,爱情不但和个人的祸福攸关,并且与民族的休戚也是因缘固结,它的功能不但是自然的、物质的,并且也是社会的以及我们所谓精神的。它似乎是生命中无所不包与无往而不能改造的一股伟大的力量,也是一切生命的最终极的德操”。

恋爱的基本条件是“从对象身上所取得的快乐的感觉”,这种快乐的感觉固然不一定全是快乐,其间也夹杂着无可避免的痛苦,甚至牵引起不少可能的悲哀,恋爱是如是其复杂,如是其富有含蓄,它才可以成为六欲的班头,七情的盟主。恋爱也可以说是一个生发力量的源泉,而在恋爱中的两个男女是生发这种力量的机构。

恋爱的激情会变得很危险。《奥斯丁的教导》一书中说:“我们认为真正的爱情就是志趣相投,和和睦睦。我们认为,真爱是另一个自我,失恋就等于死亡。罗密欧以为朱丽叶死了,于是自杀身亡。”

为了避免受伤和伤害他人,年轻人需要接受婚恋教育。奥斯丁在《理智与情感》中说,我们不是生来就懂得如何去爱的。在她的爱情观中,年轻不是必要条件,甚至还是一种障碍,“在爱一个人之前,首先要了解自己。你必须长大成人,爱情不会像魔法一样改变你,让你变得更好,爱情只能在你是个什么样的人的基础上发功用力。”

文 | 贝小戎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