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带给你的温暖# 你听过猫咪睡觉时的呼吸声吗?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每晚临睡前一小时,我的猫会在房间内狂奔,从卧室到卫生间,再从卫生间折回到床底,转弯时,总是突然刹住,紧接着大力漂移,来来回回十几次,路线一致。在此期间,我总会饶有兴致地看它的热闹,却依然次次充满不解:“又开始了。”它跑的时候完全不理会人,仿佛那是跟自己约定好的马拉松,每次行动前,它都会不自觉发出声音,那声音像是从身体里弹出来的一样,接着就开始拼尽全力奔跑,把积攒了一天的体力通通释放出来。

跑过之后,舔毛洗澡、吃饭、喝水、再舔毛洗澡,完毕,趴在枕头边,开始打盹,准备睡觉。冬天冷,我的猫更喜欢挨着人。起初,它的鼻尖儿冰凉湿润,薄薄的耳朵也是凉的,等到睡着后,才逐渐温热起来。深夜里,猫的呼吸声变得清晰,呼声短吸声长,频率和节奏都比人的要快,猫也会深呼吸,但只是深深地吸,呼声总是戛然而止,像被有老鼠的美梦打断了一般。

我好喜欢听猫睡觉,它卸下防备后的呼吸声,竟然大过它的走路声,那声音于我,是一种像棉被一样覆盖全身的保护与治愈。我的猫从不睡懒觉,每天早晨,它习惯蹲在枕头旁,我醒来便能与那两颗黑豆一样的眼睛对视,之后,我收拾好出门上班,它跑到窗台上看风景,我们互不打扰。

我的猫是属老鼠的,双鱼座,马上就两周岁了。它是只暹罗猫,最近网友们热衷于戏称暹罗猫为“逻辑猫”,的确,跟一岁时相比,这只猫真的“逻里逻气”。

首先,它的毛色深得很有逻辑。小时候的它,只有耳朵、鼻子、尾巴和四只爪子是咖色,剩下的部分都是浅浅的乳白色。随着年龄和身体的增长,尤其是到了冬季,它全身的毛色逐渐变深,四条腿也“怕冷”了起来,本来“穿”着褐色的毛拖鞋,慢慢就换成了黑色的过膝长靴,脸上也从鼻尖开始均匀地向外扩散,黑到眼周和两颊,真的好像锅底烧糊的黑嘎嘎儿,甚至连胡子也是褐白相间,只有肚皮的毛色还稍稍淡一些。

猫肚皮的毛毛是全身最软的,它长大之后,胎毛早已掉光,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蓬蓬松松,新生出来的猫毛更加浓密、充满光泽。从头到尾抚摸它,细软光滑的毛发填满指缝,仿佛握住了盈盈月光。猫毛跟着手的节奏起伏,就像一片片风平时的海浪。

我猜,我的猫肯定非常喜欢海浪,可能因为是“热带来的”,所以对水的热爱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每次我洗漱、洗衣服,甚至上厕所,只要有水声,它就会第一时间跑过来,歪着它因为发胖而变短的脖子,一动不动地盯着看,蓝色的大眼睛里充满好奇。所以我决定,有机会我一定要带它去海边,牵着它在沙滩上散步,走累了就躺下来看海浪、晒太阳,说不定它还能因此变白一点呢!

之前有几次,我外出,怕猫无聊,便把它送去同样有猫的朋友家,想着它可以跟其他的猫猫伙伴一起玩耍,朋友更是好猫粮好罐头地招待它。谁知道这小崽崽一点都不领情,完全不搭理人家,每天只躲在角落里睡觉。接它回家时,我正准备批评它不懂事,却发现它的眼神里充满委屈,好像以为我不要它了似的,看这场面,不知道的,还以为它在别人家里受了多大的欺负呢。

我的猫只认我这一个主人,这让我感到窃喜,也让我们彼此的归属感大大增强。到家之后,它又瞬间恢复了本色,在屋子里来回巡逻,尾巴翘得老高,尾尖儿像个蚕蛹一样左右摇摆,这里闻闻那里蹭蹭,走累了就顺势躺在地上打滚儿,咕噜声一串接着一串,好像阳光下五彩斑斓的肥皂泡泡,飘满整个房间。

暹罗猫的体型较纤长,尤其是小母猫,总是吃却不会很胖。我的猫一岁半才开始发情,很突然的,不吃不睡,整夜喵呜不停,那时候它才将将六斤重,我决定带它去做绝育。有朋友不太支持给猫绝育,认为那样做,剥夺了它们的生育权利,我客观考虑,不忍心看它辛苦怀胎几月,之后再把小猫们送走,不知它们又会去到什么样的环境,但毕竟我自己不具备养多只猫的条件。孕育和离别,于万千生物,都是异常艰难的事情。

母猫的绝育手术比较复杂,术后的照料也要更加精心。手术前,我搜索了很多可能会产生的风险,再三拜托宠物医生,一定要小心处理;手术后,我的猫全身包满纱布,脖子上套着伊丽莎白圈,麻醉清醒之后,仍然静静卧在一处,闭着眼不动。我万分心疼,请了多天年假在家照顾它。它肚子上的毛被剃掉了大半,两个月后才逐渐长全。

都说宠物的性格像主人,我的猫的确很像我——性格傲娇,脾气火爆,偶尔还会一根筋。

它对女孩子的头绳有着极端的热爱,可能是弹力让头绳看起来像个猎物,总之只要让它逮到,就不放手、不撒嘴,玩起来翻江倒海。每当此时,我总会扫兴地抢下来,但它会顺着我藏起来的方向找啊找,我换了只手拿,它也能意识到,冲着我不停地叫,我试图转移它的注意力,它依然不依不饶,气急了就张口咬我,我当然不能示弱,便与它扭打起来。

打着打着,我就转换了策略,撑起它的两只前爪根部,像抱个宝宝一样,趁势竖着将它抱起,它肉乎乎的身体,仿佛能被抻起无限长。我用脸贴着它柔软的肚皮,像在交换彼此的信任与能量,我们便就此和解了。

我的猫越长大越黏人,每天我下班回家,它都会提前蹲在门口等待,平日里,一有机会便睡在我的肚子上,虽然不重,但时间长了,还是会压得人出不来气儿, 但是,谁又能拒绝这个甜蜜的负担呢?

有位名人曾说过:“与猫度过的时光从不会荒废。”很多个夜晚,我的猫喜欢静静坐我旁边,或趴在我腿上,陪着我写作。就如同此刻,我一边看它一边写它,我爱它,它肯定知道我爱它。

至于它爱不爱我,我又怎么会在乎呢?

《与猫在一起的时间,从不会荒废》文|读者:岭溪大队长

(本文系读者投稿,不代表本刊立场)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