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研究显示,在社交媒体上,道德义愤是最能收获点赞和分享的一种情绪。从行为主义的视角来看,长此以往,很容易形成一种心理上的正面强化,即极端者越容易走极端,时时以道德义愤搏出位。美国心理学家莫莉·克罗凯特说:“如果道德义愤是火,那互联网就是汽油桶。”

#互联网上还能说清道理吗# 公开羞辱是一种威力无穷的工具。在19世纪早期,这种古老的刑罚因为过于残酷而被废止,如今却又在社交媒体时代得以复兴。只不过,在社交媒体时代,所有的杀伐都发生在文字和图片里,所有的羞辱都发生在隐形的众目睽睽之下。

在一个建立在持续的自我展示与观察基础之上的世界里,被认可、被接纳的渴望有多强烈,被拒绝、被排斥、被羞辱的恐惧就有多深。

一个人沦为网暴的对象,也许是真的犯下了不可饶恕的恶行,也可能只是因为一个不高明的笑话、一句政治不正确的评论。正如英国记者乔恩·罗森所言,社交媒体时代道德制裁的问题在于,罪行的严重性与惩罚的野蛮性之间常常是断裂的。

网暴可能以一种最为戏剧化的方式,让我们意识到,那个20年前我们对互联网所怀抱的种种乌托邦式的幻想陷落的讽刺性。(作者:陈赛)#你或你身边的人有被网暴过吗#

#洞见计划# http://t.cn/A6XijnJG

虚假信息、信息茧房、极端主义、仇恨言论,互联网上还能说清道理吗?
三联生活周刊2022/05/18 19:51
ñ4298
200
755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