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杨振宁百岁生日。#杨振宁百岁生日#

1957年,杨振宁和李政道以“弱相互作用下的宇称不守恒假设”获得当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而通过实验证明这一理论的,是另一名华裔女科学家——吴健雄。#证明杨振宁理论女科学家吴健雄#

吴健雄出生于江苏苏州,毕业于国立中央大学(今南京大学)物理系。她比杨振宁早10年抵达美国,作为一个女性,她在学界的经历一直不算顺利。在伯克利大学的第二年,她成绩很好,想要申请奖学金,可那时的美国对中国学生很歧视,系主任因为担心董事会有意见,只给了她很少的助读金。

吴健雄1945年开始进入到β衰变领域,到50年代初期,未满40岁的吴健雄,已经在β衰变这个物理科学既重要又相当繁复困难的领域中,享有了最权威的地位。可她依然没有获得哥伦比亚大学物理系的教席,只有一个接近教席的研究员地位,有一些研究生跟随她做研究。

在1951年以前,吴健雄在哥大物理系的同事也曾经在升等会议上提出,讨论是否应给予她教席的地位,但遭到了一手发展哥大物理系、在物理系中有一言九鼎地位的大科学家拉比的反对。他反对的主要理由,只因为吴健雄是一位女性。

这一系列的不愉快反而激发了吴健雄的个性和决心。她十分努力,总是在早上8点就到实验室开始一天的研究和教学工作,一般午饭晚饭就在街上小店和餐厅解决。在她的信念里,任何工作都要全力以赴。许多与她相熟的科学家都认为她是一个竞争性的科学家——除了与学科竞争有关系,也与吴健雄一直处于一种较受压抑的环境有关。为了让别人认识到她的成就,她必须加倍的努力。

1956年,吴健雄开始做杨振宁宇称不守恒理论相关的实验。她为此特意取消了去东亚的学术会议,尽管这原是她1936年离开中国以后,20年来头一次回到东亚的计划。

这个实验面临着两个核子物理实验从未有过的挑战,一是要让探测β衰变的电子探测器在极低温的环境下还能保持功能正常,另外则是要使一个非常薄的β放射源,保持其原子核极化状态足够长的时间,以得到足够的统计数据。吴健雄并不太了解低温物理,为此她联系了华盛顿标准局,那里有一个以低温环境达成原子核极化的实验室,她说服了负责人安伯勒一起做实验。实验进行得相当困难,他们不仅要找到最好的放射源,还要将放射源极化。

实验从1956年6月一直做到第二年1月。在此期间,随着吴健雄实验的进展,物理学界已渐渐开始有更多人谈论这件事,形成一种极端热烈的气氛。1957年1月,他们的实验结果证明了杨振宁和李政道提出的宇称不守恒假设。她将实验报告整理成论文,寄到了《物理评论》。同日,哥伦比亚大学为这项新的发现史无前例地举行了一场记者会。第二天,《纽约时报》以头版报道了吴健雄实验的结果。

吴健雄未能与杨李二人共同获得1957年的诺贝尔奖。很多人为她感到不公,但她本人从未作出任何回应。只是在给1988年诺贝尔奖得主史坦伯格的祝贺信上写道:“尽管我从来没有为了得奖而去做研究工作,但是,当我的工作因为某种原因而被人忽视,依然是深深地伤害了我。”

翻阅目前已公开的当时诺贝尔奖提名记录即可知晓。1958年以后,吴健雄又获得了7次诺贝尔奖提名。在1964年和1965年,吴健雄的导师埃米利奥·塞格雷(Emilio Segrè,1959年物理学奖得主)曾连续推荐过两次,但并无所获。

吴健雄在美期间获得了诸多表彰。她在1958年晋升哥伦比亚大学正教授,同时获选为普林斯顿大学创校百年来第一位女荣誉博士,同一年她还当选为第一位华裔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被列入《美国科学名人录》;1975年,她当选美国物理学会会长,获美国国家科学奖章;1990年,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将国际编号为2752号的小行星命名为“吴健雄星”;1994年,吴健雄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1997年2月16日,吴健雄在纽约病逝,终年85岁。遵照本人遗愿,这位“核物理女王”安葬于故乡江苏省苏州太仓浏河镇。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