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到,这一期蒲实 @蒲实pushi 为少年选的诗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峨眉山月歌》。它不是一首中秋月圆的诗歌,还有一点游子离家远游的孤独。但正是从这一首诗开始,月亮出现在李白的诗中,与他在诗的空间里建立起极为亲密而独特的情感,从此成为他一再吟咏的对象。

公元七二四年,23岁的李白离开四川前往中原,寻找入仕门路,这也是古代读书人就业和谋求社会地位的最重要途径。他精心策划了旅程,打算横跨楚吴,先在这些商业发达的大都市散播自己的名声,等待有朝一日能吸引朝廷注意,获得仕途机会。这趟通往权力中心的“朝圣之旅”是古代许多诗人的写作对象,就像从权力中心离散、遭到贬谪的旅程也是“诗之旅”的重要内容一样,诗人们行走、乘舟、骑马所沿途经过的山川河流成为意味丰富的风景。这四行诗中提到了五个地名,它们不但没有阻碍诗意的流动,反而产生了推动力量。更重要的是,这是一首李白完全摆脱了过去模仿痕迹的杰作,具有真正的原创性;他代表性的即兴、脱口而出的直接和去雕饰的自然,都已在这首诗中成型。

在清溪与渝州之间,李白既向往三峡之外更广阔的天地,悠然地向它而去,又在蓦然回首中生发留恋之情。正是月映之下风景光影的变化和平羌江中船的方向调动,构成了他同时朝向两个方向的情感体验。对于李白的出身地和身世,历史学家一直有许多说法。但无论如何,从这首诗歌里我们读到的是:在临近渝州、将过还未过三峡时,李白产生了思故乡的离愁,他开始留恋自己即将离开的蜀地。就像他曾说自己“来自峨眉山”一样,这是诗人自己的身份归属感,也许这比历史的认定更为重要。http://t.cn/A6MyxsA6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