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联美食# 我想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幼年的记忆里,节日的重要性与那一天吃得多隆重成正比。一切没有美食的过节都是耍流氓,让人提不起兴致。当然,不管是端午的粽子、元宵的汤圆,甚至是除夕的家宴,都比不上八月十五的鲜肉月饼来得吸引人。“小饼如嚼月“,嚼着月饼坐在天井里,认真寻找圆月里伐桂的吴刚和抚兔的嫦娥。虽然去了仙界,可是广寒宫里没有鲜肉月饼吃,这多么令人遗憾呀,长生不老又能有多开心呢?小时候的我爱琢磨这个问题。

中秋节前的一个月,月饼摊们重出江湖。你也不晓得那些平时卖香烟老酒或者水果副食的门店,怎么变戏法一般立起了大烤箱和大铁盘。烤箱锈迹斑驳,铁盘油光锃亮。门口支起一块板子,用毛笔写着“鲜肉月饼”四个大字。那些店老板们成了我眼中身怀绝技,但平日卧底吊儿郎做买卖的大师傅,一年里有一个月的时间会恢复真我,制作十分美味的月饼。后来,我才知道,做月饼的师傅是专门请来的,只在中秋期间出场。究竟哪家请的师傅技艺高超,看看门口排队群众的多寡就能判断了。

月饼里渗出来的油星星点点穿透了包装纸,像在炫耀自己无敌的战斗力。我小心翼翼打开,哪怕蹭掉一小块酥皮,都觉得心好痛。动用意念一般拿起一块月饼,还在下咒:酥皮别掉酥皮别掉。送到嘴边,大大一口咬下去。酥皮承受不住压力开始簌簌地往下落,包裹着喷香带热度的肉馅儿松软适中,还夹着若有似无的油汁。

如果一口吃不到肉馅,这个月饼不合格。酥皮本身用大量猪油揉制而成,入嘴后粉糯的口感混合着猪肉和猪油的鲜香,嚼到三者模糊难分时刻在口腔里掀起一个味觉的小高潮。手切的肉馅都不会太碎,非常有嚼劲儿而且越嚼越香。就这么一个机械性的咀嚼动作,我可以一直这么嚼下去。吴刚有一棵永远砍不完的桂花树,而我十分希望有一块永远吃不完的鲜肉月饼。

鲜肉月饼最美妙之处在于现烤现卖,现买现吃。为了买到新鲜出炉的月饼,我爸会问好老板下一锅出炉的时间,掐着点儿骑车去买。如果时间允许,我会央求着一起去。看着老板熟练地从铁盘里拿出月饼用纸包好递过来,我得到授权伸手去接,可以称之为“烫”的感觉从手掌指尖传来,一个吃货的快乐也洋溢了起来。

现在,大城市里一些商店的鲜肉月饼都全年有售了,制作出来就放进保温柜里保持加热。个人觉得风味在持续加热中损失了不少,肉质变老、发干,肉馅会彻底脱离酥皮。家乡那样的小城市,也找不到什么会制作鲜肉月饼的师傅,基本都靠连锁品牌的供应链。制作月饼简化成了加热月饼。

真怀念从前那种,又香又烫,美滋滋、鲜眯眯到跳脚的鲜肉月饼。你馋兮兮看着锅里的月饼,做月饼的师傅笑眯眯在玻璃窗后看你。(文 丨 翠大西 )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