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了但又好像没懒# [话筒]一个话题:你最懒的时候,能懒到什么程度?

曾经有个故事说一个孩子的心愿是学习懒惰,他父亲就带着他四处寻访懒惰大师,找到一位着名的懒人,他每天的工作就是躺在树上等果子掉下来抓起来吃。这位父亲很是佩服,儿子却不以为然,说他如果真懒,就该等果子掉进嘴里才吃。懒惰大师爬起身来给儿子作揖,说你已经比我懒了,你才是懒惰大师。

这应该是一个反讽故事,告诉人们不该懒惰。不过再仔细想想,这爷儿俩为了一个心愿,路远迢迢风餐露宿去找传说中的先知,岂止不懒,只有唐僧取经能与之相比。真的懒人,脖子上套着大饼,还懒得张嘴咬一口。如果说万里取懒经是打着懒惰旗号的伪善,那么拒绝抬手转动脖子上套的大饼就是懒惰的真正修行。可叹的是,和所有的美德一样,世间的懒惰也多是伪善,缺少真正的圣人。

在人间有许多平行世界,其中一个是懒人的世界,仿佛与普通人的世界之间有一道隔离墙,但所有人都情愿待在懒人那一边。普通人刷手机,懒人也刷手机,所以有懒人手机架(普通人就该两手捧着刷);普通人带午饭盒,懒人也带午饭盒,所以有懒人自热饭盒(普通人当然应该用微波炉);普通人坐沙发,懒人也坐沙发(懒人坐在沙发里仿佛没有骨头,普通人坐沙发也扎个马步)。有人说,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也有人说,人类的懒惰成就最伟大的发明。这两种说法谁正确呢?懒人才不想这么多。

最让人领悟到标榜懒惰已经成了一种伪善之行的是菜谱网站,上面有一页一页搜不完的懒人菜:懒人炖排骨、蒸烧卖、焖煲仔饭、摊鸡蛋饼、做七天不重样的沙拉、40分钟三道菜的二人晚餐。只见懒人的身影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煎炒烹炸。馋懒相争,馋占上风。厨师长王刚亦有“懒人排骨”和“懒人烧豆腐”。懒人排骨要洗要焯水要用小苏打抓过,使排骨变嫩,懒在只需调一个味汁一次焖熟。这个味汁要用六种香料(柠檬、八角、桂皮等)、四种调料(冰糖、酱油、可乐、盐)。

即使是做惯中餐的人,也很难说出这个做法究竟在哪一步偷了懒。如果这算懒人做法,勤快人做法是什么呢?现杀猪吗?比较合理的懒人办法做排骨,就该是白水煮烂蘸酱油。当然,真正的懒人晚餐应该是送上门的比萨,真正的懒人早餐应该是昨晚剩下的比萨。

“懒”是一种很容易让别人原谅自己的缺点,说自己懒,别人不会太当真。以请朋友吃饭为例,如果招待朋友七个碟子八个碗或者一份三明治一个苹果,抱歉地说“我太懒了只做了这些”,朋友都会真心感谢。如果偷了邻居家的鸡狗动物园里的保护动物,烹调三天三夜精心做成酒席,对朋友说“我太邪恶了又太勤劳了所以偷来这么多为你忙活了三天”,朋友不当场掀桌就不是正常人。懒容易被原谅,因为懒的后果往往温和:最坏不过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世界少了一点扰动,人间多了一点清静。(文|Harps)

更多大陆媒体动态

全站最新消息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