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

媒体认证
2017年7月3日 20:43

如果说活着没有理由,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活着呢?存在需要目的,有了这个目的,我们才能够不失尊严地忍受生活的苦痛,才能够有一个继续存活下去的理由。我们必须理解自己遭受苦痛的意义,这些意义必须渗进我们的心里,而非头脑。——《当上帝是只兔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