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事情,不是你想明白后才觉得无所谓,而是你无所谓之后才突然想明白。 ​ ​​​​